返回

第五十章 尚武亭授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来到杜越松身边,还未行礼,杜越松便再次伸出右手,放在郁风的额头之上,对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进行了大致的了解。郁风自从接受杜越松的建议,开始强体训练到今日,已经又快一个月了。其他的弟子们皆是进步不小,都或多或少学到了一些武斗之术,唯有自己只是修这强身之术,心中虽有一些不满,却也是不能与师傅倾诉。既然杜越松这样安排,必是有他的想法。

    少顷之后,杜越松收回右手,点了点头,似乎很是满意。“看来到目前为止,你也算是尽力了,没有让我失望。通过这么多日子的训练,你可曾感到身体有什么变化,或是你自己有何感受吗?”

    郁风仔细地想了想,回道:“起初每日外出训练,总会感到力乏,疲倦,无精神,但随着时日渐长,这种感觉却是削减了不少。而且现在,每日在山间奔走之时,也没有以前那般劳累了,一早下来,即便中途不做休息,也可以坚持到最后。”

    “我方才查看你的身体,体魄确实强健许多,有此为前提,你若学习功法,必定可以事半功倍,进步加快。按你现在的情况,已然可以进行武法学习了。你之前可有想过,学习何种武法吗?”

    郁风想起了当初和方韦研究各种武器之事,又记起那日杜越松与耿琳对峙时的情景。“记得师傅使用的是一把长剑,我自然也要修习剑术才是。”

    “我虽擅长用剑,但你若是想学习其他,我也有能力传授于你。最主要的,是找到适合你自己的武器,而不是仅凭喜好。”杜越松想了想,冲郁风说道,“这样吧,改日抽空找我,我带你到习武房中,试练各种武器,以挑选适合自己的那一个。”

    郁风狠狠地点了点头,杜越松的想法,很合他的心意,应该用不了几日,自己便也可以修炼武法了。

    杜越松接着说道:“不过在此之前,你应先学习赤手搏击之术。在如今,武器的运用已经达到了鼎峰,借助武器去战斗,绝对是一个最佳的选择。但是,战场之上,难免会有意外使得武器脱手,若是此时,自己怎能徒手待毙。还有,急攻之时,唤出武器便需一定时间,虽然只是一幌之间,但高手过招,只在这一念间。所以,赤手搏击之术是万万少不得。今日,我便先传授于你这搏击之术,待改日试选好武器之后,你便可同时修炼。不过切记两样不可不可单一修炼,还有这强身炼体之术,三者皆为武法修炼的基础,缺一不可,平日里需全部修习。”

    郁风听着这些,将它们一一记下。对于杜越松的嘱咐,自己还是相当顺从的,最起码在他看来,这些都很有道理。

    半日的时间,郁风跟随杜越松,就在这亭子之中,学习了两套赤手拳术,虽然此拳术在实用方面不怎么样,却也是基础必学之术。杜越松嘱咐每日需练习数次,直至熟练掌握。

    “我族功法秘术,经先人整理,收录于《灵源录》以及《天灵要术》两本功法大典里,前者为普通功法,后者则是高级秘术。两本典籍内共收录功法、灵咒、咒术共有一万两千多篇。你今日所学的便是出自《灵源录》其中的两篇。”说着杜越松随手从虚空之中拿出两个竹卷,递给郁风。“这竹卷之上便是记录了这两套拳术,此为基础功法,并不算是珍贵,你且拿去吧。若有不解之处或是遗忘之处,可依此卷内记载进行修炼。”

    杜越松说的这些,郁风日前倒是在书中见到过。对于那《灵源录》与《天灵要术》,在自己的眼中充满了神秘感。藏书馆存放的功法书籍,也都是出自《灵源录》。而在四层放着的一些高级秘法竹卷中,则是有一部分出自《天灵要术》,只是数量不多,而且为其中最下级的。

    郁风伸手接过竹卷,虽然只是普通的入门功法竹卷,但他还是极为珍贵地将它们收好。这毕竟是他学习的第一种功法,他自己还是很重视的。

    “这亭这么长时间以来,每日清晨可能有人来此小憩,白天倒是很少有人来此。你若是修炼功法,尽可来此亭中,我若有空闲之时,也会常来这里,还能给你一些指导。”杜越松看着亭子的各个角落,再次向郁风说道。

    “我看这亭子似乎时间不短了,风格有些陈旧,色彩也暗淡了不少,也难怪平日里没有什么人来此。”郁风每日来此休息时,对这亭子也略做了一番观察。此亭虽然陈旧,但却是极为坚固,否则也不会在历经这么多个春秋之后,依然挺立于此处。

    杜越松呵呵一笑,“说到这亭子,我还是有一段回忆的。此亭名为尚武亭,修建至此已有近二百年了。听说是当时这鲁神训练营的负责人,常在此地与弟子一同练功,特命人修建此亭,以便众人练功之时在此休憩。那时这林中自然之力非常强盛,在此地适宜修炼,但到今日,却是没有那时那般法力强盛了。”

    杜越松走出亭子,指着上面空白之处,说道:“昔日我尚年少时,亦是与好友在此地修炼,这亭上的名匾,便是被我们练功之时不小心打掉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自己真的很笨,本来是要打向一边的,却是不小心打到了名匾之上,本就因时间过长而松动的名匾就这样掉了下来。之后再有人来此亭中,就再也不知道这里便是尚武亭了。”

    听着杜越松的回忆,郁风也觉得有些好笑,不觉得便笑出了声来。他跟着走出了亭子,看了眼亭上的空白之处。

    “打下了名匾,我们便觉得有些不妥,怎奈牌匾已经摔成两半,我们无法再挂上,只得将其放于亭中。后来不知是谁,又将这牌匾给完全弄碎了,我们只得将它埋在了亭外的地里了。”杜越松也笑了笑,“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这里还是这个老样子。亭子依旧坚挺在这里,名匾之处也一直是这一片空白。”

    杜越松的这段回忆,虽然不算是什么光荣史,却也是他心中挥之不去的记忆。听了这些,倒是让郁风对这破亭子有了新的认识。亭虽破旧,但此地却也是一片宝地了。

    三日之后,郁风再次被杜越松叫了出来。他被带到广场东侧的一座建筑里,这里十分宽敞,一眼看去便知是练武之地。房间的四个角落里,摆放有各种武器,十分齐全。四周,还有不少弟子在此舞刀弄剑,进行联系。

    听杜越松说,这里是室内演武场,四周墙壁全部都是由较为坚硬的钨金钢打造的,并施有防护法术,以防止弟子在此练武时意外将其毁坏。不过这钨金钢并非最坚硬之物,若是一般弟子意外击打墙壁,自然承受的住,若是强力攻击,自然也会垮掉。所以此地只是练习场所,绝非高手过招之处。

    杜越松带郁风来到一个角落处,这里有各种武器摆在一旁,不过来此练习的人基本上都有自己随身携带的顺手的武器,却也不从此处取,所以这里的武器摆放很全。

    “你去挑选一下这些武器,看看那类比较适合自己,操控起来比较顺手。”杜越松一指墙边摆放的各类武器,扭头用命令般的语气对郁风说道。

    郁风答应了一声,便走上前去,查看各个武器。他先后取下了剑、刀、斧、棍棒、枪、矛、戟、弓八种武器,按照杜越松的指导,简单地一一尝试了一下。最后,他觉得剑、棍、弓这三样使用起来相对较为顺手。自己以前在家中时,没有事的时候常常会摆弄父亲打猎的弓和家里的一些木棍,所以对这两样很顺手。至于剑,他以前偷偷研究过一些,虽然只是不实用的皮毛。

    杜越松在一旁点了点头,“看来也就是这些了。剑术相对入门较易,剑法记录的种类也相对较多,你便从剑术入手吧。若是日后你有兴趣有能力,可自行修习棍棒之术以及远弓之术。”说着,他再次拿出两个竹卷,递给郁风。“回去之后,你可先从此中记载内容进行练习。这时我族基础的剑术内容,乃是修剑之人入门的必修课。若是有什么不明白、不懂的地方,可来我住处向我请教。若是你将这其中内容学习透彻,也可来找我汇报,在我检验通过之后,便会传授你更多更深的剑术。”

    郁风接过竹卷,同样珍贵地将它们收好。同时口中回道:“弟子记下了,弟子必勤学苦练,争取早日练成。”

    “武修开始距今已经一个月了,你虽然刚刚开始学习各种战斗之术,但若是你能按照我的安排,勤加修炼,同样可以飞速进步。不过为师不求你三月速成,稳重求快,亦可用一年的时间,让你从这鲁神岛出师。”

    “弟子明白了,定不会辜负师傅的一番教诲。”郁风恭敬地一施礼,随后问道,“不知师傅可还有他事,若是没有,弟子便即刻赶回西山尚武亭进行练习了。”

    杜越松略微一想,忽然说道:“且慢,还有一事我想此时应与你说明了。”说着他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了。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