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62章 西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逍遥海西岸有一片竹林,其间有条隐秘小道曲折弯绕,直通入内,路的尽头却是一间小屋。

    此刻那小屋旁不远一阴暗处,一男一女以匿影术隐藏了身形静等着。男的粗犷壮硕,却打扮豪阔,仿若山匪起家的暴发户,女的黑巾蒙面、荆钗布裙,身段却妖娆妩媚,一双眼睛更是撩人。

    “没想到这样的手段还真有用,不过是一些过家家一样的帮派,都是凡人,到底怎么打听到的消息?”女子问道。

    “这个镇子与别处不同,这里凡人很多,他们虽不通法术,但也有眼睛和耳朵,这么多凡人,若是加起来,他们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事情远比几个金丹宗师要多多了。宗师们发现不了的事情,凡人未必发现不了。不要小视凡人,再小的力量,若是运用得当,也会有奇效。”

    “若是那人自己,一心想躲起来,钻进哪个犄角旮旯里,不吃不喝,打坐个几十年,任谁都别想把他找出来。但谁让他还带着个累赘呢,还是个病秧子,需以心血吊命,只要用心查,找到这里是迟早的事情。”

    正说着话,一个影子从远处一闪而至,女子瞧见那身影,叫了一声:“老大?”

    影子扭曲了一下,显出一个男子的模样,双目细长,面目阴鸷,“你说的便是这里?”

    “不错,今日铁手帮传来消息,说他们寻了十几家屠场,从一个屠夫那里听说,有一个人每天深夜时来找他,待他宰杀了牲畜,要第一碗心头血带走。

    “他们寻到了那人,却是个行脚,将他教训了一顿之后,他便老实的交代,是有人给了他银子,要他每夜子时前把血送到这小屋里,第二天再来送的时候,那血便没了,原处留下银子。

    “他从没见过拿血的人,给他钱的是个蒙面的大汉,只第一次见过一面,后来他便是在这小屋里拿钱。”

    “我们怀疑那就是廖让。”

    “进去看了吗?”

    “还没,我们也是刚到。”

    “进去看看!他既是要求子时前送到,那么来拿的时间恐怕便是子时,现在还有时间。”

    三人先是将小屋外围查看了一圈,确认没有陷阱、阵法、结界之类,这才推开房门。方才他们已经以神念将屋中环境扫视了几遍,此时也只不过是以眼睛确认一下而已。

    这是一间极为普通的小屋,看起来已经被废弃了很久,只有中央一张桌子被擦了干净,上面铺了一张粗布,上面可见许多暗色斑点,似乎便是血迹。桌上还有一块一钱左右的碎银。

    “那行脚给铁手帮抓了,今日便没来送血,这银子就还留着。”

    阴鸷男子扫视了一遍房间,再没有更多发现,走出房门,道:“布下一座法阵,若真是廖让,便让他有来无回!”

    ……

    百里阚泽在那符作用下一路飞驰,不一会儿便到了西岸,高度突然开始降低,接着,便仿佛熄火的飞机一般,轰然坠下,落于一片竹林中。

    “砰!”的一声,他方一落地,身上又有两道符燃尽,一道将其钉在原地,丝毫无法动弹,另一道却嗖的化作一团剑气,四下飞出,刹那间将方圆十丈竹林伐作一空。

    一个声音自他身上发出:“出来吧,我知道你们来了!”

    方才的剑气没有将竹林中的三人给逼出来,各自对视一眼,三道神念突兀泛起,将百里阚泽扫视了一遍,却什么都看不出,“老大,怎么办?”

    阴鸷男子迟疑了瞬间,那声音听着倒像是廖让,但他怎么能猜到他们会在这里的?但此时已经没功夫细想这些,他们方才已经布下了一座法阵,现在正该派上用场:“激活法阵,将其困住!”

    黑纱女子闻言,捏碎手中一枚玉符,顿时三跟漆黑柱子从地底冒出,以品字形将百里阚泽围在正中,那柱上魔气升腾,或化虎豹,或化鸟蛇,彼此勾连,震荡不休,将内部空间锁死。

    这是一个三才陷空阵,唯一的作用便是禁止各种挪移类法术。但法阵中,那斗篷人影却动也不动,似乎对自己落入陷阱之事毫不吃惊。

    三个人影自竹林中走出,呈三角模样将百里围在了正中,其中一人哼了一声,“你终于肯现身了!为了那个小崽子,你很拼命啊!”

    而在这三人现身同时,一直隐蔽跟在百里后方的五位宗师各自一愣,“怎么是三个人?”

    食心魔难道是群体作案么?

    成文长老将那三人打量了一遍,面色古怪,“这三人似乎都不像是廖让……”

    怡映担心自己侄儿的安危,道:“此刻出现在这里,定与廖让有关,先抓起来再说!”说着便要扑上去,却被一旁的云逸道人阻止,“还是少待片刻,此事总觉得有些蹊跷,这三人我总觉得有些眼熟……”

    “我亦觉得熟悉……”成文长老迟疑片刻,道:“那名宗师,似乎是离恨道人?虽同为法言宗魔修,但听说他与廖让似乎有些恩怨。”

    修真界说大很大,说小却也很小,有名有姓的人物并不很多,由于金丹修士稀少,除了那些常年隐世不出之辈,此界能够成就金丹之辈一般都有了一些名气。

    这时场中也有变化,离恨道人也发觉了不对,怎么这人来了之后就如木偶一般只呆站着不动?

    而且,似乎他一直没有动用神念,这对金丹宗师来说,就相当于打架前闭着眼睛一般,十分古怪。

    “你到底是谁?”

    没有人回答,百里阚泽被符力量束缚,根本丝毫动弹不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离恨心中顿觉不妥,此人虽然装束与廖让相同,但却丝毫没有给他危险的感觉,而且他一副早就知道有埋伏的样子,却完全不动弹。

    没有耐心再等下去,喝了一声:“动手!”

    顿时三人各自祭出手段,便要进攻。

    怡映远远地见了,心中一凛,想也不想便冲了出去,金丹级数的气势瞬时全开,刹那间身形便跨过数百丈距离,手中一朵玉莲绽放,便朝那三人罩去。

    剩下四名宗师彼此看了一眼,也立刻各施手段,东南西北一人占住一角,将场中三人包围起来。

    他们此时都觉事情古怪,但三名魔修当面,不论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只能纷纷出手,准备先将对方拿下再说。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