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57章 文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墨非端坐一张交椅上,面前是一处庭院,绿瓦红墙,翠竹掩映,一条卵石小径通向竹林之后,院中还有一汪水池,青苔爬满水池边沿的石块,池中有几许浮萍,两朵幼荷,边沿处还有一座看起来很有些年头的石灯,亦是布满青苔。

    有一道溪水被引入池边一个竹制机关,溪水顺流而下,滴入竹筒,每当竹筒满溢,则会自动倒出,从而往复循环这东西墨非认得,是日式庭院中一种常见景观:“醒竹”,又叫添水。

    然而此时,那溪水垂在半空,却并未流下,醒竹已然满溢,正在下倾,亦还未将水倒出。便如同拍下的一副图片一般,一只蝴蝶静止在墨非面前两三米远处,斑斓双翅展开,纤毫毕现。

    “这就是你认为的静吗?”一个声音从莫名之处问道。

    “时间停止,万物运动终结,这自然是静。”墨非听到自己说,“但又不是静,而是止。物不动,而我动,这不是静。”

    他说着,便见庭院忽而活了过来,蝴蝶扇动双翅,翩跹而去,水流缓缓而下,竹筒倒净回落,啪的一声敲在石上,清脆悦耳。

    “如此呢?”

    “物动,而我亦动,目随之移,耳聆之惊,呼吸为之紧迫,心因之雀跃。这不是静。”

    话音落,时间流速骤然加快,忽然间幼荷盛开,继而衰败,池水冰结复又开化,两岸花草繁盛又枯萎,几度轮回,只有绿竹依旧,节节而高。

    但时间仍在加速,片刻后,池水干涸,绿竹枯死,遍地残叶,轰隆一声,红墙倒塌,院落成了一片废墟。

    眼界却突然开朗,外面是一处农田,数十年的耕种收获之后,上面多了一间小屋,圈起了篱笆,接着第二栋院落在那土地旁建起,不知多久之后,那农田成了一处新的村落,而原本的庭院几经风雨,最终被清理一空,盖上了一座祠堂。

    百年之后,祠堂被推倒,上面建起了一栋两层小楼,后又倒塌,一连换了数栋建筑,医院、学校、公所,外面已是一座城市,人来人往,尘嚣漫天。

    有一日,又一人来到此处,将原本的陈旧老楼推倒,围起了红墙,盖上绿瓦,挖了一洼水池,种上了莲花。溪流垂下,醒竹倾倒,啪的一声敲在石上,仍旧清脆悦耳。

    “物动,而我不动。时移百年,心境如旧,花开花落,不喜不悲,这是静了吧?”

    “时移境迁,沧海桑田,门外已是盛世繁华却视而不见,掩耳盗铃,便以为昨日依旧?万物动,而心不动,这不是静,是执。”

    “那你说,如何才是静?”

    “哈哈,”墨非大笑而起,抬手一挥,刹那间高楼大厦化作尘土,千万巨城一瞬而没,斜阳夕照,万里黄沙,茫茫天地只余一人。

    “这,便是静。”

    ……

    墨非再次看到了那块匾额,此时看去,那“静”字也不过就是一个歪歪扭扭,写的甚丑的字罢了,再没有什么神异。目光下垂,看到了匾额下端坐的两名修士,明真与江月淞。

    明真似是察觉了他的目光,望了过来,墨非却四下环顾,发觉绝大部分考生仍旧抬着头望着那匾额,自己似乎算是较早清醒的。

    方才那算是什么,幻术?

    然而怀中戴着的那枚惊神玉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算了,既然清醒过来,墨非便赶紧去看考题,一看之下却有些面色古怪。

    “今有物不知其数,三三数之二,五五数之三,七七数之二,问物几何?”

    “今有鸡翁一,值钱五;鸡母一,值钱三;鸡雏三,值钱一。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雏各几何?”

    “《算章》有云:‘缘幂势既同,则积不容异。’何解?”

    “标十,本二,权三,则重几何?”

    墨非瞬时间有回到了盘古级考试的即视感,这几道题,前两道是算术,第三道是立体几何,第四道则是杠杆原理的物理题,这却难不倒他,片刻便做了出来。

    再看,下面还有几题,却更加古怪,一题下方贴了数十片花瓣,要求找出其中放置最久的三片,并排列好顺序。

    还有一题要求以工尺谱记下现在考生听到的乐曲韵律。但墨非却根本没听到什么乐曲。

    最后一题更是令人摸不着头脑,上面仿佛被割裂了三道口子,题上说要求根据这三道剑痕,品评一下这三柄剑器的好坏。

    墨非悲伤地发现除了前面几道题之外,后面的他全没有什么头绪。

    这些应当是某些宗门的特定题目。

    比如那个辨别花瓣的,很可能就是陌香楼出的考题,陌香楼这个宗门十分特别,其祖师认为“味”可通达天地,乃是人与天地最直接、最原始的接触,并与梦境结合,创出了一门“梦仙引”的功法,能够以之梦回前生,遍历红尘,从而步入大道,被称作大梦真君。

    目前陌香楼的太上长老怜梦仙子,便是修习的这门法诀。他们入门是靠着“味之道”,因而对修士的五感,尤其是嗅觉要求极高。

    那个要求记录乐曲韵律的,应当是云瑶谷的考题。这一门却是以音入道,追求“道化大音”,自然对修士的听觉、乐感别有要求。

    让品评剑器的那道题,则可能是铸剑谷的考题。虽说道盟之中弥罗剑宗亦是剑道宗门,却更讲究自身修行,剑只是作为其道的一种寄托。只有铸剑谷却是将剑器本身作为大道的实体具现来看待。

    究其根源,却是在于铸剑谷中的那柄天剑“珩渊”上,那是此界最为知名、亦是唯一一个尚存世间的“仙器”,铸剑谷人认为其便是此界大道具现之物。

    而那几道数学、物理题,却有些难猜,道盟中的千机宗,与海外诸派中的龙渊阁都是属于穷究天地至理的门派,前者更精于创造,类似于工学,以炼器、傀儡术为立身之本,后者更精于理论,类似理学,以符、阵法为其根本,但这些题目出自哪一家都不算奇怪。

    墨非把自己能做的做了,然后把后面胡乱蒙了一些上去,待到三个时辰满,明真宣布下次考核在十日之后,仍旧在平台集合,考试便结束了。

    墨非与百里阚泽、谷康时结伴离开,回到了山南。百里阚泽要去韦越泽处接自家妹妹,墨非则想起来自己的洞府符令即将到期,也需要到那边充值,便与之同去,谷康时似乎是什么事情都想凑个热闹,也屁颠屁颠的跟着。

    不一会儿三人便到了地方,但还未走进院落,墨非便觉出一丝不对,好像……有血腥味?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