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47章 寻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这只是其中一只眼睛,还有另一只流落在外,我要把它也找回来才行。 X还有那个杀害母亲的凶手也是。”泉澧目光深远的道。

    “你有眉目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们鲛人自数千年前就遭受此种苦难,便有一位族内高人研究了一种法术,若是具有皇族血脉,血亲便可凭借两只眼睛之间的天然联系,确定另一只眼睛的方位。多亏了你将这只眼睛拿来,我这便施展法术,确定另一只的位置。”

    墨非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术法,却见泉澧咬破指尖,以自身鲜血在桌面上划下一个仿若衔尾之龙图腾般的阵图,随后将那只眼睛安放正中。双手一连结了数个手印,颂道:“神威天龙,乞怜亲族,血引龙睛,巡天访骸!”

    她朝那只眼睛一连打出四道法诀,又把流血的指尖按在阵图上。阵图升腾起一股淡淡光华,其上血液迅速蒸干,但接着就从泉澧指尖流出更多,使其一直保持流动状态。

    足有十几秒钟,没有任何别的反应,泉澧额间已经见汗,以她的法力量维持这个阵图的运转显然很是吃力。

    灵雯也是一脸担忧,却什么都没有做,这让墨非放下了心,若是有危险灵雯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突然,阵图上的光华猛烈了数倍有余,墨非只觉身子一沉,仿佛有某种极为沉重之物悬在了头顶上。一宏大不可名状的事物隔了不知多少距离,从其念头之中分出亿万万之一,于一瞬之间投入此地。

    阵图中,那眼睛突然动了,仿佛被微风吹拂了一下,仅仅移动了不过几个毫米的距离,便再次停住,随后阵图刹那间干涸成灰。

    墨非不明所以,却见泉澧一脸木然的模样,赶紧问道:“怎么回事?失败了吗?”

    灵雯也是抓住了泉澧的手,“小澧,你没事吧?”

    “我没事,”泉澧摇了摇头,她额间一层细汗,神色有些古怪,“法术成功了。我找到那只眼睛的位置了。”

    “在哪?”

    “很近,可能就在逸仙镇。方向是西边。等等,我还要再施个法术。”

    灵雯一把拉住了她,“等一下,你灵力损耗太多,先休息一会儿吧,这个法术也是必须要血亲才行吗?”

    泉澧犹豫了一下,“不是。”

    “那就让我来吧。”灵雯道,语气坚决。

    泉澧看着自己的姐姐,乖巧的答应:“嗯。好。”接着把如何施法的细节告知灵雯,“这个法术却是只能在两个眼睛距离极近的时候使用,能够短暂激发两个眼睛之间的联系,将另一只眼睛所见的景物,投射到这只眼睛上。”

    墨非听懂了,也就是开启监控模式,“但你怎么看呢?”又没有投影仪,难道直接读取视网膜上的信息?那技术难度也有点太高了。

    “所以这个法术还需要一个前置步骤。”泉澧说着转向灵雯,“姐姐,把我的左眼挖下来吧。”

    两人都是一惊,“你说什么?”

    “我需要植入母亲的眼睛才能进行这个法术。所以得先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一颗。就左眼吧。”泉澧面色平静,语气仍旧带着她日常的那种淡漠,仿佛说的事情再理所当然不过。

    “小澧,你……”灵雯惊呆了,墨非也是震惊不已,“你疯了吧。”

    怎么修真界的人都这么疯?上午遇见了一个恋尸狂,心灵受到污染就罢了,泉澧你一个好好的小姑娘,学什么自残?

    “这丫头……她……”灵雯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上次知道是邵明辉买走了姨母的眼睛之后,她就想用自己的眼睛去换。”

    墨非一惊,拿自己的眼睛去换?这就是上次她说的“还有别的办法?”,怪不得灵雯当时是那种态度,让她“提也不要再提”。

    他看了一眼泉澧,看着那双如渊似海的漂亮双眸,心中震撼莫名。确实,她也是鲛人皇族,眼珠大约也能变作鲛皇珠,这办法确实有一定可行性,但代价也未免太大了。

    他此时也明白了为何上次与灵雯谈判时,她会那么快便改变了态度,看来不止是自己表现强硬的缘故,她是真担心泉澧会拿自己的眼睛去换。

    泉澧避开了墨非的目光,“你不要想的太多,其实我早就做好了这个觉悟了。亲眼看到母亲在我面前惨死,二十年以来,每一天每一秒,我都恨不能以身相代,一只眼睛而已,相比母亲为我付出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行,这样不对。”虽然比那自己的眼睛去换回鲛皇珠要好一些,但灵雯仍旧不能接受,“你就是太自责了,你就是想惩罚自己!”

    “你确定这个眼睛还能用?”那颗鲛皇珠看起来就是一颗蓝色水晶,根本瞧不出来虹膜与瞳孔在哪里了,里面细胞早就失活了吧?

    “失去血肉连接之后,它就会变成这样,但只要放入眼眶里,使用回春术就可以让其恢复。”泉澧解释道。

    这不科学但大概很修真,墨非突然意识到鲛皇珠大约也是一种类似于“魂炼之物”的东西,具有某种力量能够使其内部细胞发生仿佛晶化一样的休眠,然后在环境合适时还可以使其恢复。

    “小澧,方才已经确定了大致方位,我们可以去搜寻,用不着这种手段。”灵雯换一种方法劝道。

    “方位很模糊,只知在西边,距离也不太清楚,逸仙镇这么大,上哪儿去找一个藏起来的东西?”

    鲛皇珠只有那么丁点大,随便往兜里一揣就能带着走,放在储物袋、储物戒指里更是难以被发觉,现在又是启灵大典其间,逸仙镇修士如云,想要这样大海捞针的找到,实在是天方夜谭。

    “但也不需要做到这样吧?”墨非也觉得不妥。沉吟了片刻,计算了一下可能性,道:“算了,这个活交给我吧。”他实在没办法眼看着泉澧自挖眼睛来获取信息,“这个眼睛是植入谁的身体都行,还是只能和你匹配?”

    “只要是鲛人就可以,但这里只有我一个鲛人。”说着泉澧看了看灵雯,“姐姐是人族。”

    墨非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了。把你手给我。”

    后者犹疑着伸出手,“你确信可以吗?”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墨非说着拉过泉澧的手,翻开她的手掌,抽出一柄匕首,“不怕疼吧?”

    后者白了他一眼,墨非笑了笑,“那你忍着点。”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