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30章 埋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胡敏才从金光峰上下来,沿着大街,轻车熟路的来到穆氏商行,都不用将腰牌拿出来,柜台后的赵回峰立刻便迎了上来,“稀客稀客!胡小仙师可是好久不见啦,本号盼星星盼月亮这可总算是把您给盼来了,快快,里面请。”

    胡敏才对这样的恭敬也早习以为常,只有此时他才能切实的感觉到自己是身为仙门一员,而不仅仅是宗门的一条狗。

    随着赵掌柜进了里间,这是特意用来招待大宗交易顾客的地方。落座之后,不一会儿便有一名模样清秀的少女过来,素手盈盈托着托盘,半跪着将之举过头顶,“胡爷,请用茶。”那声音甜软如蜜,胡敏才听的心中一荡,伸手在那端着托盘的纤指上抚弄了两把,这才把茶碗端起来轻轻的抿了两口。

    大顺南部有名的红绣球,由于峡渊的存在,此物运到这里比之等重黄金还要贵上两倍,味道微涩、淡香,说不出怎么好,但确实似乎与众不同。

    过不一会儿,穆氏商行的东家穆志业过来,圆脸上掬满笑容,“稀客稀客,胡小仙师再不来,还以为您把咱家这里给忘了呢。”

    “怎么可能,便是忘了你穆万贯,也忘不了你的红绣球,也忘不了小兰香啊。”胡敏才伸手在面前半跪的少女细腻的脸蛋上轻捏了一把,调笑了一句。

    后者红了脸,怯生生的退下,穆志业哈哈大笑,“小仙师风流种子。要我说,干脆把小兰香带到山上去,扫榻铺床,保证把您伺候的舒舒服服。”

    “宗门规矩森严,却是不能随便带人上山。”胡敏才叹了口气,别看着在这些凡人面前风风光光,说到底他们这些外门弟子不过紫阙宫养的奴才罢了,真要把自己当成了人物,坏了规矩,隔天便会给像条狗般打死。

    “不说这个了,这是这次采买的单子,你赶紧弄一弄,我待会还要回去复命,耽搁太久了不好。”胡敏才说着,从袖中拿出一张清单,随手把腰间的储物袋解下交给对方。

    穆志业恭恭敬敬的接过,“小仙师放心,咱家这就去办。不过怕是要耽搁小半个时辰,还请小仙师到后院稍待。”

    赵回峰领着胡敏才来到后院,这里布置的十分清雅,修竹掩映,翠石长满青苔,有活水自外引进,潺潺水声将外面的喧嚣隔断,仿佛不是置身闹市,而是一处野外。

    推开一道房门,赵回峰却没有进去,道了声“胡爷请进”自己则鞠了一躬便离开了。

    胡敏才推门而入,便见门内一女子衣衫轻薄,半跪于地,双手托举着一杯茶水,听到他进来,双目盈盈的抬起了头,“爷,兰香等您等的好苦。”

    ……

    半个时辰之后,胡敏才神清气爽的从穆氏商行出来,拍了拍怀中的一百两银票,思量着回头上哪儿花销,便在这时,一人从身后追来,叫道:“胡爷,等等。”

    却是个半大小子,十四五模样,一身青灰短打,头发随意用一根绸带扎了个马尾,“胡爷,留步。”

    胡敏才却不认识这人,“你是谁?”

    “小的周九,是穆氏商行的伙计,方才穆老爷说忘了件东西,还请胡爷回去一趟。”

    胡敏才一愣,“我已查验了,没少东西,穆志业搞错了吧?”虽然收了穆氏不少好处,但采购物资却万不敢缺斤短两,那可关系到自己的小命,他谨慎的查验了两三遍,不会有什么缺漏。

    那人摇了摇头,“不是您采购的东西,是山上一个贵人托着稍待之物……”

    “掌柜说,这是胡爷您能跟那贵人搭上线的机会……”

    胡敏才有些狐疑,但总归心痒,“行,咱们回去。”

    但回头走了两步,那周九却带路到了一个破败之处,“那物不便示人,没放在咱们库房,胡爷这边请。”

    胡敏才按下心中不耐,思量着可能是哪位“贵人”,穆氏商行能搭上线的,大约也就是执事弟子一级,猜测了几个人物,思量了他们的传闻,心中转着念头,地方已经到了。

    这看起来便像是个废弃的酒楼,胡敏才觉得有些不对,“这地方不已经废弃了吗?”

    “早在半年前,这里便被老爷盘了下来,外面没做改动,里面其实是用来放一些不方便存在库房里的东西。”

    周九说着,带着胡敏才,用一把钥匙开了后门,走了进去。入眼却是一个落满了尘灰的大厅,许多桌椅摞在角落,地上一层的灰,周九走在前面,脚印清晰可见。

    胡敏才便是傻子,此时也觉出阴谋味道来,这地方显然没人来过,不可能是什么放东西的仓库。

    他转身就要逃跑,但迎面却呼的打来了一只拳头。

    胡敏才只是个外门弟子,资质很差,修道七年不过明窍三阶修为,体内奇经开辟了三条,灵力稀少,但毕竟锻体有成,拳脚功夫若放在武林中也是一方豪强,这一拳眼看就要砸在脸上,他惊骇之余却没有慌乱,赶紧撤步,抬手去挡。

    “啪!”的一声,拳掌交击之下,胡敏才后退了半步,稳住了身体,心中却是一松。

    对方偷袭,自己仓促应对,但较力的结果却仅是略输,对方的力量显然在自己之下,怕是刚刚完成锻体之辈。

    念头一动,便从腰间储物袋中抽出了一柄长剑,以他现在的修为,法术根本用不出来几个,且威力极小,争斗起来还是凭借近身肉搏。

    对方似乎也不急于进攻,同样抽出一柄长剑,剑尖遥指他双眉之间。他此时才看清偷袭自己的人的模样。

    那却是个少年,十六七的样子,身量中等,面目干净,一双漆黑的眸子,神色淡漠冷峻。他穿了身寻常的灰蓝剑袍,头发以一块青玉束了,此刻单手持剑,缓缓迈步上前。

    胡敏才没有询问什么,以免分心,长剑转了个圈,摆出一个仿佛引弓射箭般的姿势,这是一门凡间武学“逐鹿剑”的起手式,这门剑法讲究眼疾手快,以极为精准快速的刺击达到仿佛弓弩射击般的效果。

    他练了六年,早就达到了“心随眼转,目至剑及”的境界,对方刚刚锻体,甚至可能只是一个武者,他觉得自己只要谨慎以对,应当有很大胜算。

    “首先,废其右肩。”剑尖微颤,挪动了一丝距离。但正准备出招,却见对面的少年似乎有所预料一般,身体微微侧倾,避开了他的目光锁定。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