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27章 姐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墨非看着那张呆萌乖巧,笑起来单纯至极的面容,心中狠狠啐了一口,“妖女!”

    如今他们两人各自掌握了对方一部分的秘密,并拥有可以威胁对方的把柄——至少彼此都是这么认为。

    这造成了一种势均力敌的假象,让他们之间取得了一种危险的平衡,而由于泉澧的这个中间者存在,这种平衡暂时没有倾覆的危险。因而一定程度上而言,他们相互展现了“诚意”,在信任一事上取得了最基本的进展。

    至于灵雯所说不杀他的理由,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既然墨非已经提到了他拥有证据,灵雯自然能想到他敢如此冒险的揭露自己身份,定然是有所仰仗——比如一旦身死,就将证据交给道盟之类的设置。

    这样的布置甚至不需要明说,灵雯自然能猜到,而她确实又是有求于人。

    “那么,你找我来,到底是要我做些什么?”墨非问,自然他还有半句潜台词没说出来:你又要给我什么样的好处?

    “那天在拍卖会上买走小澧母后眼睛的人,我们查到他的身份了。”

    “哦?”以那人当时的高调,显然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灵雯能够查出来也不奇怪。不过,比起这个,他还有个问题先要搞清楚,“说起泉澧,你们到底是什么姐妹?”

    灵雯看着他好一会儿,似乎是判断这个有没有必要告诉他。

    “大姐,既然要找我帮忙,你总得拿出点诚意吧,我连你们是什么关系都不知道,怎么敢趟你们的浑水?”也不知是灵雯卖萌卖习惯了,还是墨非的错觉,在灵雯没有刻意展现气势的时候,后者很难将之与方才空寂冷漠的形象联系起来,不知不觉就会忽略其是一个强大修士的事实。

    暗暗警惕对方强大纯熟以至习惯成自然的非凡演技,墨非心中将她的危险程度又提升了一级。

    大姐这个称呼让灵雯皱了皱眉,“我对你也是一无所知啊。”

    “我失去了记忆这个却不是骗你,”才怪,“我也对自己一无所知,怎么告诉你。”

    灵雯叹了口气,“小澧是南海鲛人遗族的皇女,这你应该猜到了。我幼时家中出了变故,被母亲送到龙绡宫中寄养,我二人一起长大,又同病相怜,便以姐妹相称。”

    “这么说,你不是鲛人,是人族。”

    “这个自然。”

    “那么,那颗鲛皇珠又是怎么回事,泉澧母亲应当是鲛人皇族血脉吧,怎么会……”

    “南海鲛人数量稀少,龙绡宫一直十分冷清,小澧对人间热闹风物便十分向往,她六岁时刚刚学会化形,正巧那时东海海市,龙绡宫每年都要以鲛绡等物交换许多修炼物资,便带了她去。离开南海,对鲛人来说十分危险,但好在鲛人王泉先乃是一位金丹后期宗师,有他坐镇,一直以来也没出过什么乱子。但那一次,人间正值灯节,小澧吵着要去岸上看,其母敖灵夫人便带她上了岸。后来发生了什么小澧没有细说,大约是一名魔修为了鲛目珠,生挖了敖灵夫人及几名侍卫的眼睛,并将他们尽数杀死了。小澧逃过一劫,但对此事始终耿耿于怀,觉得是自己的原因导致了其母惨死。这次听说拍卖会上有鲛皇珠,她从海市那里得到的玉册中一眼就认出了是敖灵夫人的眼睛,因此才千里迢迢的赶来,要将它买回去。”

    “原来如此。”墨非虽然自“共鸣”中看到过一些片段,但详细的来龙去脉并不清楚,如今却是明白了,叹息一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亏得泉澧还能有如此勇气来到这里。

    “你方才想说的那个买走眼睛的人,是谁?”

    “紫阙宫的九公子,邵明辉。”

    紫阙宫身为道盟九宗之一,却是一个家族式的宗门,邵氏一族把持宗门权势,其余异姓修士虽然也有些权柄,但说起来不过是邵氏家奴而已。

    一般而言,修真世家很难延续,因为即便是修士与修士结合,也未必就能生下具有灵根的孩子,加之修士多数清心寡欲,生育率低下,常常出现断代,而一旦连续几代人没有修士出现,家族与修真界便渐渐失了联系,泯然凡尘。

    但邵氏一族却很有些神异,其自称谪仙后人,似乎有某种秘法,不光生的孩子不少,且每个人都天生拥有灵根,家族历史极为长久,属于修真界真正的老资格。

    邵氏一族中,只有成就金丹,才能进入宗门管理层,而只有筑基有成,才会被列为重点培养,称作“公子”,享受嫡系的种种福利。

    “你想从他手中把鲛皇珠抢回来?”

    “不是抢。邵明辉身边有结丹期的修士保护,加上他一直待在金光峰,没有机会动手的。”灵雯道,“我们是想让你帮忙,将它偷出来。”

    “偷?”墨非疑惑,“他待在金光峰上,我如何去偷?”

    “就用你那个可以改换自身面目的异术。不论是哪个宗门都有外事弟子,需要下山采买东西之类,你可以扮作他们混进去。”

    “哦?”墨非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你叫我出来之前,便打定了这个主意,也就是说,在那之前便知道了我有改换面目的能力……”

    他话还没说完,灵雯眼帘一翻,一道目光狠狠杀了过来,墨非立刻噤声,“好了,不说,不说……”灵雯算是间接承认了内线的事情,但她显然却不想让墨非多提,“不过要改头换面难道很难吗?拍卖会那日泉澧也改变了面貌,只用一个法器就行,那种东西你应该很容易就能弄到吧。”

    “改换面目不难,但那只是幻术,根本瞒不过高阶修士探查,而你的那种变化异术没有灵力痕迹,看不出丝毫异常,却不会引起注意。”

    墨非的变脸其实是一种微整形的手术,通过智群对面部进行大量微调,是物理性的变化,根本不涉及灵力,若是给他足够时间,完全换一张脸也很容易,这种变化是修士探查的盲区,他们不知道有这种手段,自然就不会加以防范。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大概是可行的——如果不考虑其中的风险的话,“不行,这太过冒险了,以我的修为,比之凡人也好不太多,混入一群高阶修士里,还意图偷人家的宝贝,简直是嫌自己命太长。”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