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01章 打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出了沙漠便是官道,向西北一路到了彭家楼,休息了一晚,两人卖了骆驼换马,又向西沿着一条小道行至尽头,四下渺无人烟,地上草木疯长,路径尽没,似乎前方已经无路可走。

    又向前行了十多里,周遭便已全是自然原始形貌,任何人来到这里绝不会疑心前方会有什么城镇。

    石道人曾说过,逸仙镇周遭暗含阵法,能改换地貌,即便有凡人车马时常过来,压出的路径也会很快被掩埋。

    墨非二人也一度怀疑路径是否有误,但好在黑风盗那边与逸仙镇也有过数次交易,把地图写画的十分清楚明白,两人不时便能见到可辨认的地标,也就渐渐打消了疑虑。

    顺着崎岖山涧一路前行,直到翻过了一座山,两人终于来到了逸仙镇外围,抬眼却见远山巍峨,雾气连天,低近处是一片密林,内里全是白茫茫一片,也不知如何深邃广大。

    这雾据说是天然而成,能迷惑凡人五感,使其入了林子便会晕头转向。

    黑风盗到了这里便会就地扎营,留下车马,只以人力携带种种物资进去交易。他们自有进入的办法,却是依靠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硬生生破解迷幛,但墨非二人却不需如此麻烦,拿出两张破幻符,各自拍了一张之后,眼前所见景象便有了些变化。

    浓雾稀薄了一些,似有一张屏障被破开,连天光也明亮了几分。

    两人趋步上前,步入密林,只觉其内极为安静,鸟鸣、流水、风声都像是被屏蔽在外。这林子也不知有多大,两人脚步不慢,却也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前方树木稀疏起来,墨非一喜,加快了脚步,一步踏出,顿觉天地开朗。

    面前正有一条笔直小道,两旁绿柳成荫,四下繁花似锦,路旁一座一人高的怪石,其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字:“逸仙”。

    两人相视一笑,“终是到了。”

    此地迷雾已经散去,两人踏上小道,一边前行一边四下打量。

    道路微微上扬,似有一点轻缓的坡度,柳荫之外,便见两侧巍峨高耸,各有一山,这小路便在两山中央。那山极是陡峭险峻,怪石嶙峋,半腰以上更是云雾遮罩,看不清楚。

    行了五里有余,小道转了几个弯,路旁却出现了一处藤蔓纠葛而成的凉亭,其下一桌一凳,旁边还有一邋遢道人伏案大睡。

    那人一身杏黄道袍,背上是黑白太极,脚下一双芒鞋,顶上胡乱扎了个道髻,斜插了一根木簪,说他邋遢,是因那桌上杯盘狼藉,远远便一股酒肉香味飘来,而那道人却就直接趴在了上面,一条袖子被汤水浸湿了大半仍呼呼大睡,鼾声如雷。

    墨非见到这人,呵了一声,“巧了,没想到竟遇上了这人。”

    “你认得他?”

    “不认得,不过黑风盗却与他熟得很。”

    墨非说着也没多加解释,抬步上前,还没等走到那道人三丈附近,便见其耳朵忽的抖了抖,猛然醒了过来,一双眼睛唰的盯住墨非二人。

    那双眼睛昏黄暗淡,如同上了年纪的老人一般,但被他盯住,两人却仿佛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不由得骨寒毛竖,那哪里是个邋遢老道,简直是一头噬人凶兽。

    但道人看了他们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一抖已经变作灰黑之色的拂尘,懒洋洋开口,“入得逸仙镇,需缴灵石五百。”

    泉澧一惊,五百灵石说多不多,她拿得出来,但说少也不少,她身上也总共只有两三千,一下拿出四分之一,实在肉疼,便道:“这是什么规矩,为何我从未听过?”

    “小丫头,你没听过的事情还多着呢。这逸仙镇乃谪仙福地,岂是随便什么人说进就能进的?你们在里面修行引气,消耗福地灵气,这些灵石不过是补偿罢了。”

    “我们二人修为不过引气期,能消耗多少灵气,五百灵石都足够我修行一年了!再说福地都是天地所钟,能自行演化生出灵气,怎么会在意我等这点消耗。”

    墨非有些讶异,没想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泉澧竟然也这么能说会道,果然搞价是女人的种族天赋吗?

    “你是引气期,你身后的那小子却说不准,闲话少说,拿灵石来。”

    墨非微微一惊,他的村村通计划还在进行中,但与施向元一战,灵力消耗不少,加上这几日的注穴,其体内剩余的灵力并不比普通引气修士多多少,这老道是如何看出自己有所不同的?

    泉澧很生气,沉默下来,周身散发惊人寒意,但墨非一把拉住了她,示意其稍安勿躁,向那人道:“葬灵子,你又在这儿打劫,你师傅知道吗?”

    那老道一惊,“你怎么知道我?你以前来过逸仙镇?”

    “天清远峰出,水落寒沙空。长松道长进来可还好呀?”

    葬灵子面色惊疑不定,好一会儿才道:“我怎么没见过你?”

    “以往都是师门长辈带着直接御剑过来,没打这儿走过,自然未曾谋面。”

    葬灵子又将他打量了两遍,终究失望的叹了口气,“没意思!没意思!”拎起桌上的酒壶便走,一步已经迈出几十丈外,身形闪动两下便完全没了踪影。

    泉澧看的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你念了句诗,他便走了?”

    墨非绕过那凉棚,一边走一边给泉澧解释:“这还是黑风盗的经验。此人名为葬灵子,是逸仙镇一座道观里的修士。那道观叫做天水观,我念的那两句诗便是天水观门外的一副对联。”

    “葬灵子此人似乎有些来历,而且性子古怪,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打劫初到逸仙镇的修士,但他主要是唬骗新人,并不会真的动手,只以气势言语威胁。事实上你若是直接无视走过去,他也不会把你怎样。”

    “但他修为高深,若是真的觉得能与他动手,必然会吃个小亏。”

    “黑风盗被他打劫了几次,问了旁人,才知道这人很是怕自己的师傅——也就是我方才提到的长松道长。长松道长似乎非常不喜欢他的这种颠倒胡闹,据说有人曾因此上门告状,结果葬灵子便被长松真人吊在天水观外七日七夜,日晒风吹好不凄惨。因此只要提到长松真人,表明自己是此地常客,他便会立刻离去。”

    泉澧听的呆住,只觉修真界之大真是包罗万象,竟然还有这般无聊的人存在。

    又向前走了十多里地,道路豁然开阔,青砖铺地,片尘不染,一道十多米高的白玉牌坊出现在两人面前,两侧玉柱上有一对楹联,上联:“玉门云开接大地山河三千世界”,下联:“大道通天看沧海桑田百代风光”。

    顶上则从右向左书了五个古篆:“天下第一镇”!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