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79章 画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此地名为勒泉,是黑风盗的老巢。咱们所在这面看不到,后面其实是座市集,有不少不能见光的走私交易便在这里完成。黑风盗控制这一片地域很久,早就不靠抢劫吃饭了,光是这个市集以及几条走私线路就够他们赚的盆满钵满。”墨非缓缓喝了一口葡萄汁汽水,向泉澧介绍道:“那天我见你伤势不轻,便想寻个安全之地帮你疗伤,让那群小子带来了这边,施向元一死,黑风盗群龙无首,他们又贪生怕死的很,我只略施手段,便将之控制住了。”

    墨非没有说自己略施的是什么手段,但想来温和不到哪里去,泉澧也不问。此时她已经从刚才的尴尬中恢复了过来,但那葡萄汁却说什么也不碰了,“你现在是马匪头子了?”

    马匪头子……感觉逼格好低啊,墨非暗自吐槽,却点了点头,“暂时而已。还有,泄露咱们行踪的沙驼帮我已经派人去剿灭了,想来用不了两日功夫就会有回信。”

    他不提,泉澧都忘了还有这么个事情,茫然的哦了一声。

    事情的发展有点太快,墨非说控制了黑风盗,她还有些蒙,觉得有点太迅速了难以置信。她自然不知道墨非有魔种这种控制手段在。

    “咱们在这休息两日,将养好了再出发。”

    “你也要走吗?”

    墨非一笑,“当然,难道还真在这里当马匪头子不成。”说着墨非拿出一个储物袋,放在桌上,推给泉澧,“这两天我让人清点了一下黑风盗的财物,他们这些年凭借走私渠道获利实在不少,这里面是十万两银票,九张一万两,十张一千两,钱通商行的通用票据,任何一处都可以取现。”

    钱通商行是珍珑阁在凡间的产业,也是此世最大的银行,其票据上附有法力,几乎不可能作假,因此流通性很高。

    十万两不少,但对于一个盘踞关外数十年的马匪团伙而言,也不算太多,显然这只是其中一小部分而已。泉澧没有接,金银财货于她没什么用处,她倒是对墨非的想法有了些兴趣,“你准备让黑风盗继续存在下去?”

    “关外地广人稀,官军难以完全掌控,大胤朝的统治力在此地被削弱到最低谷,马匪的存在不可避免。没有黑风盗,也会有黄风盗、白风盗,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其继续存在下去。当然它会有很多改变,现在的黑风盗还是太野蛮,太偏向地下,上不了台面,我有不少有趣的想法,正好可以拿它来试验。”

    “可是,你不是要加入仙门的吗?”

    “嗯,所以这也只是一手闲棋而已,我会找人来看着,不需要付出太大精力,也许它不会带来什么收益,但总归没什么坏处。”

    说着话,墨非又拿出一个储物袋,递过去,“这是施向元自己以及打劫路过修士的所得。灵石不少,足有六百多枚,他自己是个制符师,收拢来各种凡阶符箓一百多张,还有不少普通丹药、制符材料等七七八八加起来也值五六百灵石了,此外还有上品法器涤天钟,灵阶下品剑符各一个,以及下品法器三个,分别是一剑一幡和一根黑钉,最后有三本功法,《符道初解》、《黑天宝经》与《血爆术》。功法可以各自抄录一份,灵石我们平分,其余各取所需,补足差价如何?”

    “不必了,我只要灵石,其余东西都归你即可。”泉澧道。

    墨非愣了愣,不过正好他并不缺灵石,“那好。上品法器通常在五百灵石到一千之间,灵阶下品剑符亦与之相当,这两件东西品质都算不错,便作价一千五百灵石。那三件下品法器,每件一百灵石,总共算一千八百灵石,那些符箓、丹药便作价六百,这六百多灵石你拿去,我再补你一千灵石可否?”

    这样常识性的东西墨非已经从蒋鑫以及章敬的记忆中获得了,与原本资料库中的资料相比,三千年过去,修真界的物价几乎没有变化。

    他给出的价格十分公道,泉澧对此所知不多,自无意见。墨非从储物戒指中拿出十枚中品灵石递过去,这是石道人临走匀给他的。

    等泉澧将灵石接过,墨非嘱咐了一句让她好好休息,便告辞离开。一出门,便见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正站在门外,见他出来怯生生的道:“帮、帮主,郭统领要我禀报您,您问的事情已经审讯清楚了。”

    “哦?”墨非有些意外,“效率还挺高嘛。”

    少女带着一路来到审讯室,便见一名贼眉鼠眼的男人已经等在那里,见墨非过来,噗通跪地,“见过帮主,帮主仙福永享,寿与天……”

    墨非没等他说完,一脚把他踢了个滚地葫芦,“哪儿来那么多废话,带我进去。”

    “是,是。”郭长木赶忙爬起来,脸上仍带着谄媚的笑,领着墨非进入审讯室。前日墨非突然出现,带着那群“道兵”一连杀了4个当家,他是第一个明白大势已去,投诚墨非的家伙。过去他只是一个小队长,由于第一个投诚,墨非提拔了他作为统领,还给了他一个审讯的任务。

    但凡这种背叛者,对付起来过去的同僚甚至比外人更加心狠手辣,他知道自己给人瞧不起,因此才倍加残酷,以树立威风。

    他们会是前期肃清敌人的疯狗,也会是局势稳定之后最吸引仇恨的替罪羊。他们最常见的结局便是狡兔死走狗烹。

    郭长木不傻,他也知道自己的危机,更明白解决这种危机的唯一办法,就是更为拼命的表现,成为主人手中最锋利的刀,只有让墨非觉得他还有用,才能留得一线生机。

    因此在墨非把审讯任务交给他之后,不过半天,他便将犯人折磨死了三个,然后从剩下三个口中问出了所有情报。

    此刻审讯室内的桌案上,放着几人的供词,墨非拿起来看了一眼,“佘江镇,建德酒楼,女修士,鲛目珠……呵,”墨非一笑,“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没想到这事情的跟脚竟然在这里。”

    郭长木手中托着一副画呈上,“按照他们的供词,小的找人画了那女修士的模样。请帮主过目。”

    墨非接过来,但见那宣纸上画了一个极漂亮的少女,娃娃脸,大眼睛,看起来天真无辜,有几分呆萌的感觉,不是弥罗剑宗的灵雯是谁。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