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78章 汽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娘亲,娘亲,这是什么呀?”小小的女孩拉着母亲的手,似是嫌她走的太慢,身体前倾着,另一只手在那些货贩面前胡乱的指,这里稀奇的东西太多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指的是哪个,但她知道母亲一定会回答。

    “那是黛粉,旁边红色的小盒子呢是胭脂,是小姑娘打扮自己用的。”那清婉的妇人眉目如画,小孩子也是粉嫩可爱,惹得行人都不免多瞧上两眼。

    “娘亲也用吗?”粉雕玉琢的女孩抬起头,母亲的面目被天光遮住了,只看得到嘴角的一抹温柔笑容。

    “娘亲不是小姑娘啦,囡囡长大了可以用。”

    “好啊好啊。咦,猴子!猴子!”前面一个耍猴的艺人,小女孩两眼冒光,她在小画书上见过这种动物,但亲眼看到还是第一次,见那毛茸茸的小猴在艺人的口令下上蹿下跳,觉得神奇急了,使劲便向前跑,甩脱了母亲的手。

    “嗳!小澧,你慢点!”

    但女孩却充耳不闻,咯咯的笑着就向前冲,没注意脚下的青石板凸起了一些,左脚丫磕在上面,哎呦一声便扑在了地上。

    那妇人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把她抱了起来,一看却是满脸的灰土,额头、脸颊、鼻尖处被细汗**,便如一只小花猫,噗嗤一声笑出来,“哎呦,这是谁家的小姑娘呀,怎么把黛粉当成胭脂了,黑不溜秋,怕是会被婆家嫌弃。”

    小女孩鼻子红红的,眼角已经蓄了泪水,见母亲不仅不安慰自己还开口嘲笑,心里便委屈起来,小嘴一扁,就要哭出来。

    那妇人一看,赶忙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好啦好啦,不哭不哭,小澧可是答应过你父王和我了,不会再随便哭鼻子,说话算话才是好孩子。”

    母亲的手仿佛具有治愈的魔力,她纤长柔软的手指抚过发丝,便如同夏夜里吹过海面的凉风,舒服极了,她努力的眨了眨眼睛,将那两滴已经快酝酿完成的泪珠给憋了回去。

    “真乖。”母亲拿出一张手帕替她擦干净了脸,“咱们去看猴子好不好?”

    “好啊好啊!”她又开心了起来。

    那场猴戏演了很久,似乎连天色都深沉了下来,母亲打赏了一块碎银,转身对她说:“囡囡,你父王要等急了,咱们去海市找他好不好?”

    女孩其实已有些困倦了,但初来陆上的兴奋劲却还没过去,想想到了海市他们肯定会让自己去睡觉,便有些还不想走,装作没听到母亲的话,转头突然瞥见一条巷子的那头,火光映现,似乎在耍着什么把戏。

    “再看一个,再看一个好不好,就一个。”她拉着母亲的手来回摇晃着央求。后者无奈的叹了口气,“就一个哦,看完咱就去找你父王。”

    “嗯!”她重重点了头,拉住母亲便向那巷子里走,“我要看喷火鸟,钻火圈……”

    那巷子幽深黑暗,只有另一端传来的些微火光,映照出两侧的砖墙和碎石铺就的地面。

    【不要去,不要去!】

    【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

    空无一人的巷子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高大的黑影,周身都罩了一层帷幕,令人看不清楚,他挡在两人面前,沙哑的嗓音道:“想不到在这里会碰到鲛人皇族,看来此是天意。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对不住了……”

    “不要!”泉澧猛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大口的喘息。

    又是这个梦。

    她叹了口气,近二十年来,这个梦她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但每一次的恐惧却没有一点消减。

    大概这就是给自己的惩罚,让她永远困在那一天,提醒她不要忘记自己犯下的错误。

    “呼……”泉澧呼出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才打量了一眼自己所处的地方。

    房间十分宽敞,式样大不同于中原,其只有后侧和右侧两面有墙壁,另外相邻的两面中央有根石柱支撑,却是通透的,拉起了帷幔,有风从外面吹进来,带着丝丝水泽的气息。

    泉澧下了床,走到窗边向外看去,发觉自己是在一座小丘上,大约只有十来米高,通体是土黄的砂岩,寸草不生。更远处是漫漫黄沙,无有边际,但在这小丘的下方却有一弯湖泊,不大,淡淡的浅蓝色泽,四周长满了沙漠植物,在这片土黄的天地中有种惊人的美感。

    这是一处绿洲。

    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而入,见她正站在窗边,一笑:“醒了?身体觉得如何?”

    泉澧心中松了口气,“这是哪儿?”

    墨非手中端了一个托盘,来到外面阳台,把它放在石桌上,那是一个十分有异域风格的银色酒壶和两盏玉杯,他坐下来,指了指对面的座位,道:“来来,坐下,我给你说说这两天的事情。”

    泉澧依言坐在他对面,一双眸子眨呀眨的,有些惊讶:“我昏迷了两天了?”

    “准确说已经三日半了。施向元——就是那个胖子,他那一下可不轻,让你受了些内伤,不过更重要的应该是先前你冻住他的时候的用的那个爆发秘术的副作用。我做了些调理,但这方面不是我的强项,现在你觉得如何?”

    泉澧感受了一下,做了一番内视,“有些虚弱,但不碍事了。想不到你竟还通医道。这次多谢你了。”

    “只是帮助你梳理了一下气血而已,不必客气,战斗时你还救了我几次呢,要这样谢来谢去就没完了。”墨非说着拿起酒壶,在两盏玉杯中倒入了一种深红色的液体,而且也不知他在里面加了什么,不停有细小的水泡升腾起来,空气中便有了一种淡淡的酒香。

    墨非将面前的其中一杯推过去,“尝尝这个。”

    “这是葡萄酒?”她曾在一本异闻志中读到过,大陆西边有沙民喜欢以葡萄酿酒,色做深红,如同珊瑚。

    墨非点了点头,“不过酿造水准不高,因此酒精含量很少,但正好可以当作葡萄汁饮料。我加了些气泡,会让它更爽口一些,是解暑的好东西,你试试。”制备一些二氧化碳加压溶于水中对于能够以道法辅助的他而言并非什么太麻烦的事情,再加点冰,于是冰镇汽水便出现了。

    泉澧不喜欢酒,但那个梦境中的恐惧还未完全散去,她需要做点什么,来驱散那种阴冷的感觉,端起那杯冰凉的液体,将其凑在唇边,她仰起头,一口气喝了下去。

    “呃……”墨非有些发愣,“这东西喝太猛的话……”

    他话还没说完,便听女孩口中咕的一下发出一声古怪的声响,其闪电般掩住了嘴,张大了眼睛,似是震惊于这是自己发出的声音,而与此同时,一抹红云忽的腾起,让她整张脸颊如同墨非面前的那杯葡萄酒一般殷红似血起来。

    墨非轻轻咳了一声,把剩下的话说完:“……会打嗝的。”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