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71章 气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马蹄奔腾,大地都为之震颤,对方竟足有几十骑,都擎着马刀,凶神恶煞,其中还有一人扛着一杆大旗,旗面通体漆黑,只有一个硕大的血色“风”字。

    干马匪都知道树立自己的品牌了啊……墨非暗自吐槽,却是不惊反喜,表面沉下了脸色,一本正经的转移仇恨道:“先联手对敌!”

    说罢,缓缓踏步而出,长剑拖地,脚步不紧不慢,每一步踏下却都有气势加身,身量仿佛渐渐高大,神目高悬俯瞰,那几十骑如同奔向山峦的虫豸一般渺小起来。

    泉澧此刻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方才的那几个呼吸间,她接触到了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思绪,如同机械一般严密冷静,内核里是齿轮、机括、火焰和闪电,它精细、严密、无懈可击,但外面却覆着一层柔软的东西,如同已经渐渐忘却了的母亲的怀抱,如同姐姐轻柔的话语,如同南海的夏夜里湿热的海风。

    突然之间,她就如同理解自己一般,理解了对方,即便对其一无所知,却有种深沉的同情,仿佛经历了他一生的故事。

    而与此同时,她也知道,自己被从内到外的看了个干净,她最深的秘密被对方知晓了,她的一切在那几个瞬间都无所遁形。

    这种感觉很奇怪,有点像最初遇见姐姐的那段时日,被她怀抱着,结冰的心脏一点一点在被焐热、融化。但又和那种感觉有些不同,姐姐就像被褥和炉火,但这个人,却有着钢铁和熔岩的味道。

    那种共鸣中,她仿佛看到自己的那些秘密、痛苦被一张钢铁巨口喀吱喀吱的嚼碎了,然后说:“原来如此。也没什么了不起。”

    被窥探内心,她本该气恼,至少也应该生出警惕,但她现在就是莫名的恨不起来。

    听到墨非叫喊,叹了口气,决定依言先拒敌再说。

    她见墨非抽剑迎着几十骑走出去,后背竟如山似壁,有种极为高大的感觉,刹那便明白这是一种气势秘术,即武道中的存神之法,单打独斗中这种气势压制很有用,在群战中就更为有效,传说凡间两军对垒时,有战将能凭借气势压制令敌军不战而溃。

    但对面的马匪却也非同一般,当先一人见此,从背上摘下一柄漆黑铁弓,抽出一支指头粗细的大箭,开弓如满月,对准墨非额头,“砰!”的一声射出。

    马匪纵马冲锋是为动势,而墨非以不紧不慢的静势压制,但若是做出多余的格挡动作,这个势便立刻就能散去,这一箭不求杀敌,只为破势而来,显然那射箭者也是摸到了存神门槛的高手。

    空气中一声爆鸣,那铁箭竟有种狙击子弹的声势,墨非瞳孔一缩,就要抬剑抵挡,却听啪的一声鞭响,一道白色鞭影在自己面前一晃,便将那铁箭卷住,带向了一边,射入两人身后地面,炸起一大团土石。

    墨非知道是泉澧出手,但外在气势却丝毫未变,灵力汇聚四肢,灌注手臂经脉,澎湃的力量让他觉得仿佛能够一拳打碎一座山峰。

    但他仍未发动,直待到当前那骑士冲入了二十步距离,墨非手腕一翻,脚下重重一踏,如同有炸弹在脚底爆炸,激起大片土石的同时,身体也骤然加速冲出,又接连两次踏地,那骑士已经近在眼前,他已弃了弓,手中一杆精铁长枪,算准了距离,对准身前一处,一枪刺下。

    这一枪带着奔驰的马力,加之骑士本身膂力,便是石头也能轻松穿透,而墨非的冲刺也在其计算之中,这一枪必然命中其胸口。

    骑士已经能看到墨非被一枪穿透,挂在枪头被自己挑飞的模样,等他落地,就会被后续奔马踏过,踩成肉泥。

    黑风盗“破军枪”的名头,就是在一个个被其刺穿的沙盗头目的鲜血中渐渐响亮起来的。

    但墨非却对当胸而来的那一枪恍若不觉,手中长剑如电似光,自下而上反撩,与对方铁枪交击只是一瞬,便如同一辆飞驰的汽车迎面撞向了山壁,“砰!”的一声,那骑士只觉手中长枪被巨力挑动,手臂则在猛烈的反作用力之下咔嚓一声直截了当的折断,长枪脱手的同时,整个人也被掀飞。

    “这怎么可能?”剧痛之中,他只听得一声马嘶,接着是一股血泉涌起,下坠之中,他只看到自己的战马自颈间被一分为二,其身子还在狂奔,头却已经错开。随后他落在了地上,接着被轰隆的马蹄淹没。

    墨非一剑连人带马把“破军枪”生生斩杀,黑风盗诸贼心胆俱颤,原本冲向他的几骑慌忙调转方向,而他们身后的骑士也只能跟着,顿时整支马匪队伍一分为二,如同被一剑破开的竹子,在墨非两边急掠而过。

    墨非自不会让他们在重整旗鼓的冲锋过来,对泉澧道:“你左边,我右边,看看谁杀的快!”

    言罢脚下一错,人已冲天而起,一脚把一个马匪踢飞,自己落于马上,长剑一抖,便将身旁一骑刺死。

    接着灵力运于脚下,在马背上轻轻一点,又掠向另一匹马,将那马上骑士连人带刀劈作两半,踢出尸体又将另一人撞下马,顺带捻住其断刀一掷,再杀一人。

    这群马匪都是极为凶悍之辈,马上功夫也是了得,但此时不是正面冲锋,而是被墨非衔尾追杀,一身能力都发挥不了两成,在如今墨非手中便如同待宰之鸡一般,他连一点修士手段都没用,只是凭一些武者的轻身功夫和剑法,不一会儿便杀了十余人。

    而泉澧也是有样学样,甚至凭借鞭子超长攻击距离,比墨非还要轻松一些。

    眼看着手下稀里哗啦的死,那领头几人知道两人了得,难以对付,赶紧调转马头,便向来路冲去,同时拼命催马,与后面马匪拉开距离。

    墨非见对方逃遁,也不以为意,继续砍瓜切菜。眼看就要逃到之前马匪藏身的山岩处,那几人觉得已经逃出生天,正准备呼喊救命,却突然听得那山岩后一声冷哼,声音传出百丈多远:“废物!”

    墨非突然心中警兆大起,叫道:“小心!”

    但两人还未开始防御,却见那山岩后,突然亮起十多道光芒,随后,但听一个声音说:“都杀了。”那些光芒突然一晃,骤然射来,半空中显出模样,竟是十多柄半透明状、法力凝结而成的符剑,速度迅疾绝伦。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