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45章 分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待到蒲少阳将山庄里的进攻者赶的赶、杀的杀,处置完毕,回到演武场的时候,发觉那里多了两人。

    一个一身道袍,长须飘飘,一个黑衣紧裹,却戴了个白狐面具。那道人模样的人给他感觉与孙百川相似,应是一名金丹宗师。

    这两人的出现显然让演武场众人都十分紧张,紫衣青衣两名少女死死将昏迷的公羊参护在身后,仿佛怕两人突然发难。

    这二人自然是墨非和石道人,对方的反应也在意料之中,墨非不以为意,看了眼仍在盘坐试图压制伤势的孙百川,见其面容枯槁,仿佛行将就木一般,也是一惊,“他这是怎么回事?”

    其面具之下的声音与之前全然不同,但石道人已经不去费心思量他是怎么做到的了,只当他会些口技,“他中了黄歇的姑寿掌,摧折寿元,极为霸道。”

    墨非听他解释过一些公羊参的事情,知道黄歇就是生生宗大长老,“他看起来可有些不妙,你有办法助他一助么?”

    在场只有孙百川知道石道人在方才攻防之中的作用,他如果死了,那人情岂不白送了?

    石道人犹豫片刻,拿出一枚白玉般晶莹的丹药,“这粒益寿丹能延十年寿命,虽少,但应能凭借药力助其压下伤势。”

    说着便要上前,那青衣少女却突然跳出来将他拦住,手中持了柄翠绿长剑,蓄势待发,“石清臣,你到底要做什么?!”

    同为生生宗人,她是认得石道人的,知道他属于大长老嫡系,他方才出现的时候,她一度以为是敌人来袭,想要拼命,却被旁边的人拉住了。

    石道人是金丹宗师,孙百川伤势爆发的现在,他们在场所有人加起来也打不过,既然他没有上来就下杀手,他们便不敢轻举妄动。

    但现在眼见他要对孙百川做些什么,她不能不问个清楚。

    石道人看了她一眼,目光极为不耐,他堂堂金丹宗师,做什么还要给你一个小小筑基修士禀报?

    墨非担心他生起气来把人给杀了,赶紧圆场,道:“这位姑娘大可不必如此紧张,我们是来救人的。方才正是石道长与孙前辈联手才能破掉了大阵,速杀闻杞年。”

    “什么……”青衣少女不能置信,还是有些犹疑,石道人不是敌人吗?

    “哼!”石道人一声冷哼,就要发作,那名紫衣少女却突然上来将青衣拉到一旁,按着她躬身致歉,“青囡心忧孙护法安危,才有所冒犯,还望石护法恕罪。”

    石道人毕竟修行有成,虽然魔道不太讲究修身养性,但百多年漫长岁月,心性沉淀之下也自不会跟小孩一般见识,没有答话,径直走过两人,将那枚丹药塞入孙百川口中。

    “紫姝,你……”青衣少女似乎还想说什么,紫姝却伸手堵住了她的嘴,道:“石护法身为金丹宗师,若要杀我等,何须如此麻烦。”

    她心性沉稳,不似青囡那般急躁,对墨非的那番话已有了几分相信。毕竟如果石道人是蒋鑫那边的人,他们两位金丹宗师加一个血魔,对付有伤在身的孙百川一个,很难想象孙百川可以反败为胜。

    倒是按照那白狐公子所言的话,一切都合情合理起来。

    孙百川服下丹药,身上枯槁之相立刻便止住,皮肉渐渐恢复润泽,片刻后,双目一睁,吐出一口灰黑气息,落在身前青石地面上,仿佛千年岁月过去,那青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开裂,化作一滩沙砾。

    孙百川站起了身子,虽然仍旧枯瘦,连须发也是惨白,但气色却不再如同将朽之人,对石道人拱了拱手,“多谢援手。”感激之色毫无伪饰。

    他原本身量就高,如今又极瘦,整个人便如麻杆一般,石道人看的心惊,道:“我也只是听闻姑寿掌之名,未曾想如此可怖。孙护法现在感觉如何?”

    “估摸着损了百年寿元,不过伤势已被压下,暂时应无大碍。日后慢慢消磨,总可将掌力拔除。”说着哈哈一笑,“本想着慢慢突破,如今却是不能悠闲了。”语气却仍旧洒脱。

    金丹修士寿元通常也不过数百年,即便是寿元充足也挨不了几掌,大长老元婴巅峰修为,但这手段怕是许多神游修士都不能相比。

    石道人对黄歇的忌惮又提升几分,见公羊参昏迷,问道:“公羊公子受伤了?”

    孙百川叹了口气,“其余好说,心伤难愈。”

    转眼看到了墨非,对其带着面具略有诧异,却也不以为怪,修真界奇人异士多的是,“这位小友是谁?”面具能隔绝神念探查,他看不到对方的脸,贸然探查对方身体也是修士间忌讳之事,但从其身形便能判断其年纪不大。

    “在下姓白,是石道长的朋友。”墨非自我介绍了一句。

    孙百川仍是疑惑,但也拱了拱手,寒暄了句:“原来是白少侠,失敬。”

    墨非回了一礼,见孙百川又将目光转向了石道人,道:“吾有一事不明,还望石护法能为我解惑。”

    “既已与宗门翻脸,这护法便莫要叫了,还是以道友相称即可。孙道友是想问我为何临阵倒戈吧?”

    这一下其余诸人也都看了过来,见孙百川对石道人的态度,他们也都相信了方才墨非所说的话,却也更加疑惑,不知为何石道人会成了盟友。

    孙百川点了点头,“正是!还望石道友解惑。”

    石道人不知如何回答,看了眼墨非,后者上前一步,道:“诸位有所不知,我与这蒋鑫有仇,他偷了我几件东西,我也要拿回来,正巧遇上他对诸位下手,便说服了石道人,趁机给他一个惊喜。”

    众人都是一脸懵逼,什么叫“说服了石道人”,金丹宗师是那么好被策反的吗?石道人这下背叛了生生宗,必然要面对大长老的怒火,什么样的“说服”可以让他无视掉一个元婴巅峰大修士的愤怒?

    但见石道人毫无反对的意思,孙百川知道这就是自己能够得到的最接近真实的答案了,对方既然不愿细说,他也不想追根究底,反正不论怎样此人都于己有恩。

    转头对紫姝吩咐:“把蒋鑫等人的东西交给这位白少侠。”他也没问对方丢的是什么,索性把战利品都交给了墨非,“承蒙白少侠援手,这些东西本就算是少侠的战利品,还望莫要推辞了。”

    孙百川如此爽快,也让墨非多了几分好感,转手将少女拿来的一枚储物戒指以及几个储物袋都递给了石道人,让其破解了上面禁制,匆匆扫了一眼,把蒋鑫的储物戒指和另一个储物袋留下,“我的东西就在这里,其余诸物各位拿去分了吧。”

    记忆体以及自己的那张弥罗的请帖就在戒指里,东西找回,墨非心情不错,他不愿吃独食,便大方的将剩余储物袋还了回去。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