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26章 圈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墨非没有拒绝的余地,他被带到了地窖里,蒋鑫正等在那里,旁边还站着石道人。

    智群对石道人的修为做出过估测,只说比张伯高很多,但却不知道是结丹还是金丹人物。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墨非头一次见的中年文士,智群估测他的修为与石道人相若。

    此时蒋鑫面前,两朵魔花正在绽放,并生成了两颗魔种。他将之递给墨非,“这是给你的。”

    墨非不明所以,这算是在验证他身上的魔种是否正常?

    他伸手接了过来,那两枚魔种方一接触他的身体,他便感觉到头脑中的紫**种发出强烈的渴望。而之前其传入脑海的讯息也让他清楚该怎么做,握住那两枚果实,心中想着将其吸收,它们便骤然从其掌中消失,随后出现在神魂层面的虚空中,被魔种一把“抓住”,吞吃了个干净。

    墨非闭上眼睛,发现紫色行星又长大了一些,而它的身侧竟也多出了两个卫星般的光团,墨非的目光转移过去之后,发觉那是两团资讯,迅速的浏览一番之后,墨非知道了被自己吞掉的两人的身份。

    他们都是散修,是听闻启灵大典来碰运气的小修士。两人都是引气期,修为接近通脉。

    这种有修为在身的散修,道盟不是很待见,却也不会完全拒之门外,他们往往会被招入外门,考察个五六年之后,如果发现其身世清白,心性资质都不错,还是有可能成为内门弟子的。

    不过这两人显然运气不佳,被那名中年文士抓到了,搜魂了一番之后就给练成了果子。

    但墨非还是没有明白蒋鑫让自己吸收这两人是什么意思。

    不过,两个接近通脉境界的修士进补,墨非立刻便感到身体里灵力满溢,全身经脉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竟就进入了通脉境界。

    蒋鑫见状松了口气,看来魔种是没什么毛病。对石道人拱了拱手,“接下来的事情,还请护法费心了。”

    “无妨,只是此法当真有用?”

    “护法放心,我已安排好了。”

    石道人见他成竹在胸也不多言,伸手一抓墨非肩膀,“公羊参那边,还是等我回来再行发动不迟。”说罢身形一闪消失无踪。

    墨非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被一道气息裹挟着正在空中飞遁,速度极快,他让智群测了一下,惊讶的发觉竟接近了音速,比普通的客机还快。

    他的身侧是石道人,正站在一个碟型法器上,双手负于身后,道袍随风微动,此情此景很是有几分仙风道骨。这下智群对他的修为有了定论,金丹宗师无疑。

    只过了十几秒,墨非看到远处下方的地面一朵篝火大小的光,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高度骤然下降,急剧的坠落感让他一阵眩晕、心慌,那篝火迅速变大,墨非这才发觉竟是一个城镇。

    两人并没有直接降落到城镇中,而是落入了一片镇外的土丘上,石道人不知从哪里翻出来一套黑色的衣袍丢给了他,“穿上。”

    墨非依言穿上,后者便再次在其肩膀一拍,脚下迈出一步,眼前景物骤然变化,竟就跨过好几百米的距离,莫名的进了城中。

    两人置身一片阴影中,墨非此时才认出来,这城镇竟然就是佘江镇,此时不过刚刚入夜,镇中各处仍旧十分热闹,但两人躲在一处暗巷中,也没人能够发觉。

    石道人又拿出了一柄剑,递给了他。这东西墨非先前根本没在他身上见到过,知道他肯定有什么储物装备,伸手接了过来,“道长,不知我们是要做什么?”他至今还不知道石道人的姓名。

    石道人瞥了他一眼,“不是我们,是你。”

    他说着便走,墨非赶紧跟上,两人绕过了一条巷子,阴影中一个人显出身形,一身夜行衣,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属下章敬,见过石护法。”

    石道人微微点了点头,“事情都安排妥了?”

    “回石护法,万无一失。”

    后者点了点头,“很好。”说着拿出一张白狐面具交给墨非,“戴上。跟着他,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墨非心中警兆大起,知道前面必然有什么圈套正等着自己,而这件事大约就是蒋鑫要让自己去做的事情。

    但一个疑似金丹宗师的修士面前,墨非知道自己没什么违抗的可能,只好接过面具戴在头上。这白狐面具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所制,摸上去仿佛铁质一般冰凉,却几乎没有重量,狐狸眼睛处是两个空洞,不影响视线。

    见墨非将面具戴上,石道人身影再次消失。章敬看了他一眼,“跟我来吧。”

    他在前面走,墨非犹豫了一下便跟了上去,他才不信石道人是单纯当一回司机把他给送来就完事了,虽然看不到对方的影子,但他肯定在某处监视着。

    一路上墨非问了几遍任务,章敬却只说到了便知,口风甚紧。但穿过了几条巷弄,墨非渐渐觉察出一丝不对,这附近他似乎来过。

    等到一处废墟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心中一沉,建德酒楼!他们竟把自己带回了这里。头脑飞速的思索,一道灵光闪现而出,他立刻明白,不论蒋鑫要让自己做什么,肯定与弥罗剑宗那几名修士有关!

    此时废墟中显出几个黑影,都是蒙面黑衣,与章敬同样打扮,见两人过来,纷纷附身,无声行礼。

    “看到对面那栋客栈了么?公子与那楼里的客人有仇,今夜,咱们要大开杀戒。”章敬指着对面的一家客栈对墨非道,“你的任务便是杀人,杀的越多越好。”

    墨非看了眼他指着的方向,果然不出所料,那里正是弥罗弟子所在的客栈。

    心中计算着前因后果,墨非开口:“你可知那里有一名结丹修士?”

    章敬嘿嘿一笑,“那人身受重伤,此刻不过相当于筑基修为,不足为虑。”

    筑基修为不足为虑?那这边至少也有两个以上筑基期修士坐镇,加上暗中的金丹宗师,动起手来,弥罗修士怕是在劫难逃。

    但古怪处便在这里,为何此事要搞的这么麻烦,如果只是杀人,石道人出马,以金丹之能,灭杀弥罗一行不过翻掌功夫,如何还用得到眼前这么多人?而且把自己拉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