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04章 激斗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墨非刚才的一剑如果放在此世剑术大家眼中,必会大加赞赏,那剑的力道和时机的把握已经妙到毫巅,增一分则过,减一分不及,适可而止,恰到好处,已经得了凡人剑术的精髓。

    但凭借机甲和智群的作用做到这一点的他却没什么好得意的,这一击的主要作用也只是验证了一下神荼机甲的性能依旧完好。瞥了一眼战术面板上剩余的四个红色轮廓,墨非微微皱了皱眉。

    这四个家伙,看起来不太好对付。

    索敌系统会根据敌人的可能威胁改变标注的颜色深浅,毫无威胁的目标不会进行标注,白色代表极低威胁,这样的敌人无法突破机甲防御。而威胁度越高,红色就越深,眼前这四个妖怪威胁度都在“中等”以上,其中那个恐龙般巨大的妖怪——墨非猜测他就是这群妖怪的大王贾穿山的真身——更是一片赤红,威胁度达到了“高级”,意味着有能够伤害到自己的致命手段。

    贾穿山身体展开,将胡七和另两名小妖放下,突然喉咙一阵翻滚,吐出一大摊血。

    由于身躯巨大,加之目标集中,刚才他遭受了导弹群的着重照顾,至少二十多枚导弹在他身上炸开,虽然身上被妖力加强的鳞片犹如盾牌,加之妖族肉身强横,防御力惊人,硬抗着没被炸死,但防的住表面的冲击,却防不住劲力的渗透,他就像被一名通脉境的武者连打了几十拳,内腑接连震动,已经受了极重的内伤。

    “大王!”胡七见状焦急万分,方才他虽被护着,但连番爆炸也震的他耳鼻溢血,贾穿山硬扛了二十多次攻击,受伤之重可想而知。他自袖中拿出一粒丹丸,双手捧着,“大王,快快变回人身,此物可修补内创!”

    贾穿山却没有接,爪子将三个小妖推开,“不必管我!快去逃命!”

    三个小妖都听出了贾穿山话语中的坚决,有些不知所措,刚才的一轮攻击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但也知道遇见了棘手的敌人,贾穿山这分明是要牺牲自己保全他们。

    “大王……”胡七还待说些什么,但眼前光芒一闪,还未回神,便见身旁小妖的脑袋如同被巨锤抡过,朝后炸开,身体被巨大的力道贯起,向后摔了一丈多远才落地,脑袋只剩了下面半边,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直到这时,雷鸣般的巨响才传了过来,在岩洞中反复回荡。

    胡七碧绿的眼瞳收缩如针,刹那间他便明白了,敌人要将他们全数留下。

    他不再浪费时间劝说贾穿山,从袖中拿出一符贴在身上,身形隐没的同时拔腿就跑。岩洞里的妖怪应该不剩几个了,但他并非没有机会,洞府里还留了六个弟兄看守,把他们都叫过来,兴许能够将敌人击退!

    另一名小妖被同伴凄惨的死状吓破了胆,惊叫一声便跃入水中,变化了原身,却是一只巨型的马陆精,水蛇般扭动身姿,不停向水下钻去。

    贾穿山判断了方位,双目运起妖力,看穿弥漫的水雾,盯住了正站在一根断掉的石笋上,手中架着一支古怪长杆的敌人。那人全身包裹着奇怪的铠甲,贾穿山看不到他的面目,但毫无疑问的,他就是那个少年。

    贾穿山一声大吼,四肢着地,向墨非狂奔过去,一股妖力托举着他的脚爪,令他庞大的身躯在水面上如履平地。踩起的水浪如同一道利箭,也带来强大的反冲,给了他与体格完全不相衬的高速。

    他漆黑的眼珠中不知何时泛出血光,心中翻腾着愤怒与杀意。

    他是个胆小怕事的妖怪。在人族地界修行,需要谨小慎微,通脉境以来他从未离开过这莽山。因为怕惹来修士讨伐,宁肯用最笨的法子一点点的吞吐月华修炼,也不愿用血食快速提升修为。这也是他修行了已经近两百年,仍未突破至凝液境界的缘故。

    因为这份小心,他活的比许多妖怪更久,比如这处洞府原本的主人——一只凝液境的鼹鼠妖怪,比如方圆百里内的其余“大王”。时间一长,他身边便聚拢了一批小妖,大多性子温和,不喜争斗。

    他们没什么野心,只想安安静静的修行。

    但即便如此,修士们还是找来了。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死了。

    他是个胆小怕事的妖怪,但事到临头,所有的恐惧却都不见了踪影,那么多兄弟死在此人手中,唯拼死一战,方能慰藉魂灵。

    墨非蹲在一株断掉的石笋上,背后的狙击枪正被他右手持着。瞄准镜中穿山甲正发疯一般的冲过来,他却视而不见,他的目标是那名突然从视野中消失的少年公子。

    可见光以及微波频段都已经看不到对方,但其划过电场的轨迹却仍清晰无比的显现在索敌系统中。“匿影符”,它的作用仅可以干涉光线,却无法消除身体存在,而只要身体运动,他对电场的切割作用便不会消失。

    墨非的枪口跟着一个不可见的目标缓缓移动,即便是单手持枪,神荼装甲也让他的动作无与伦比的稳定,随后,“砰!”的一声,随着他扣下扳机,枪身中的超磁线圈瞬时将子弹加速至十倍音速,在出膛时爆出巨大声响。

    镜头中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炸起一片血花。紧接着一具无头尸在半空中显现,破娃娃般在地上摔出很远,手脚抽搐了数下,便没了反应。

    胡七死了。一枪爆头,大半个脑袋被炸成了碎片。妖怪的人身并非普通的变化之术,而是化形而成,这个过程通常需要很多年,化形之后的身躯无需妖力维持,死亡也不会变回原形。

    巨型穿山甲已经冲到了墨非面前,仿佛感应到了胡七的结局,悲鸣着一跃而起,利爪向墨非拍下。

    贾穿山本体足有五六米高,体长近十五米,这一爪含怒而发,力量足以把岩石都拍成碎末,墨非不敢硬接,跳起来躲避,同时把狙击枪背回身后,再次抽出了长剑。

    贾穿山一掌将石笋拍碎,见墨非躲过,伸头去咬,神荼机甲做出一次侧向喷射,再次避开,同时长剑劈下,斩在穿山甲头部的鳞片上,发出当的一声金铁交鸣,整个人借助反弹的力量再次退开了一些。

    贾穿山不依不饶,挥舞双爪,锋利无比的指甲在空中交织一张细密的大网,试图以此把墨非切成碎块。

    穿山甲的指甲是其全身最为坚硬锋利的地方,成妖之后,这里更是被妖力淬炼的如同一件法宝,别说岩石,就是修士们的法器长剑也挨不住几下。

    然而它体形太大了,巨大的身躯赋予了它无与伦比的力量的同时,却也让他的攻击变得粗糙缺乏灵巧,加之更大的惯性作用,他的攻击速度并不算快。

    这就给了墨非充分的反应时间,与脑神经结合的智群令其思维速度及反应时间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结合神荼装甲的智控系统,他在利刃交织的网中如同蝴蝶般左右翻飞,让对方的进攻全部落空,还能抽冷子反击两下。

    几个回合下来,贾穿山发觉非但没有伤到对方分毫,反倒是自己身上多了十多道鲜血淋漓的伤口。他立刻意识到了单凭肉身作战是非常不利的,再次一挥双爪,将墨非逼开之后,身体突然开始收缩,试图恢复人身。

    墨非自然不会看着他变化,抢攻而上,手中长剑在接受了一条指令之后,剑刃突然裂开,一半回缩入内,表面因此成为了锯齿形状。随后嗡嗡的蜂鸣声响起,锯齿环绕剑身飞速旋转起来,长剑眨眼功夫变成了一柄链锯。

    锯齿由一种钛合金晶体构成,硬度和耐磨性都是金刚石的上百倍,在高达三万转的转速之下,其切割性能十分可怕,无论钢铁还是钻石,都可以一斩而断。

    贾穿山也发觉了这柄武器的恐怖,交战以来首次后撤,尚未变化的尾巴在水面上一抽,砰的一下激起大片水花打向墨非,同时身体也以此后退了半个身位,躲开了这一剑。

    他此时身体已经缩小了一大半,重新显出了人类的模样,墨非也不再追击,将链锯停下之后插回腰间,紧接着将背后的狙击枪又扛回肩上——他左肩受伤无法行动,靠单手操作,只能同时使用一柄武器。

    根据索敌系统略一瞄准,便朝贾穿山的头部开了一枪。

    如此近的距离,几乎是他扣下扳机的同时,子弹已经抵达了目标。但贾穿山却在他抽出武器的时候便做出了躲避,竟一手掰住自己的脑袋拉向一边,避开了被爆头的一击,但左耳却被子弹擦过,大半被扯了下来。

    匪夷所思的闪避动作让墨非愣了愣神,却见贾穿山已经变身完成,原地站着一个身穿白色鳞甲的老者正站在原地,左耳只剩了小半,鲜血淋漓,满是愤恨的盯着他。那一身鳞甲上有不少破损,甚至后背上有一小片区域已经没了甲页覆盖——那是被导弹击中的区域。

    老者的双手乌黑,十根指甲化作了一副铁爪,被他戴在手上。

    “你究竟是何人?!”交战以来,贾穿山头一次开口。敌人的手段无比古怪,那身铠甲、那柄会变化的长剑,以及他身后背着的那个能发射暗器的长杆都是他从未听闻过的事物,几乎不像是这世间应有。

    墨非却没有回答,他将狙击枪背回去,再次换上了长剑,电磁狙击枪每发子弹都需要两到三秒的充能,无法连续作战,此时不适用。

    贾穿山咳了两声,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他的内伤在刚才的一连串激斗中又严重了些,“我等可曾害过你?你要赶尽杀绝,未免太过狠辣!”他实是想不明白这人为什么上来就大开杀戒,即便是那些修士要除妖,也会先声明两句是替天行道之类,这人又是为了什么?

    墨非仍不说话,他与这些妖怪无冤无仇,但事有不得不为,培养舱决不可暴露在土著面前,火种的第一要务便是隐藏自己,为此他必须要把看到过它的人全部清除。在无数婆娑世界中训练时,此类事情他已经做过了许多遍。

    对此世而言,他的存在本身便是恶,还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什么呢?

    贾穿山见状也不再浪费口舌,右手掐诀,吐出一字:“疾!”身体骤然化作一片残影,速度极快的扑了上来。

    对方的速度有些出乎意料,墨非不敢怠慢,长剑再次变成链锯形态,一剑劈了过去,贾穿山两双铁爪抬起,左爪在剑身上一拍,锯齿切割在铁爪上,发出刺耳的噪声,但竟无法一削而断,反而被爪子拍的偏了方向,紧接着贾穿山的右爪突进,瞄准墨非的脖子抓下。

    铁爪结实程度超出了墨非的想象,神荼机甲的虽然防御力很高,但绝不如剑上的钛合金晶体那么坚硬,加上脖子部位为了方便头部运动,本身装甲就比较薄弱,墨非不敢被他抓住,身上的喷气发动机顿时紧急发动,试图拉开距离。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身后的水面砰的一声炸开,一只庞大的百足马陆破水而出,身前十几对钢铁巨钳般的节足张开,一下将后退中的墨非死死抱住。这个妖怪竟然没有逃跑,而是一直藏身水下,等待着这个一击致命的机会。

    与此同时,贾穿山双目圆睁,脚上大力猛踏,身体如同猛虎出栏,赶了上来,一脚踢中墨非的右手,将链锯长剑踢飞,同时双爪一抱,做虎口形状,又如巨鳄扑食,向前突的一伸,便把他右臂咬住,接着就要扭动双爪,将这条手臂卸下。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