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百四十九章 千古艰难唯一死【3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在大家看来,周伯业同周伯龄乃是族亲,如今周伯龄落入到了王守仁手中,正常情况下,周伯业肯定是要率领人马赶回去救回周伯龄才对。

    然而出乎意料,面色苍白的周伯业不禁瞪了众人一眼道:“家兄武力如何,我想不用我说,诸位应该清楚,就连家兄都不是那王守仁的对手,你们谁敢保证自己能够挡得住王守仁?”

    一名将领闻言不禁道:“可是我们人多啊,到时候只需要大军围上,还怕他王守仁吗?”

    周伯业冷笑一声,指了指身后那些乱糟糟,一副惊慌无比模样的士卒道:“就凭这些乌合之众吗?”

    就算是不想承认,可是看到那些乱糟糟的士卒惊慌失措的模样,他们也不禁苦笑摇了摇头。

    实在是这些士卒烂泥扶不上墙,平时靠着人多势众,打一下顺风仗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这会儿周伯龄等人溃败,早已经是让这些士卒人心惶惶了,别说是让他么渡河去对付官军了,只怕刚刚一对上官军,这些士卒便要崩溃了。

    看到一众人低着头,周伯业看了对岸的王守仁一眼,咬了咬牙道:“我们走!”

    “走?”

    大家下意识的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周伯业。

    就听得周伯业道:“怎么,不走的话,都留在这里等死吗?”

    这边王守仁分派手下一部分人马去看押收缴兵器,而他则是驱马来到了那小河边上,隔着不过不足两丈远的小河看向周伯业等人。

    眼见王守仁举动,周伯业等人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带着几分惊惧之色看向王守仁。

    王守仁冷哼一声道:“尔等还不速速投降,本官或许可以向陛下禀明,为尔等求得一条活路,若是不然,抄家灭族就在眼前!”

    不少人闻言神色变得无比难看,造反那是要付出代价的,成了自然是荣华富贵,可是一旦失败,那可是要诛九族的。

    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一个个的幻想着跟随宁王打下一片功业,将来也能有从龙之功,搏一个荣华富贵。

    结果王守仁当头一棒便将他们从美梦之中给打醒了。

    周伯业深吸一口气,盯着王守仁道:“王守仁,你说的好听,我等造反,纵然是投降,天子那里也断然不会饶过我等,你也不用多费口舌了,山不转水转,我们下次再见之时,我周伯业定斩了你为家兄报仇!”

    留下几句豪气十足的话,周伯业转身就走。

    其他的将领见状哪里还敢留下来,紧随着周伯业而去,而那些大军自然是一个比一个跑的快,转阳功夫竟然便逃出了数百米远。

    王守仁看到这般情形都不禁愣了一下,本来他还以为免不了要有一场大战,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怂包,连拼一下的胆色都没有,数千大军这便跑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一部分朝廷兵马站在王守仁身后的王五张大了嘴巴看着对岸撒腿便跑的叛军不禁道:“大人,我们……我们这是胜了吗?”

    王守仁缓缓转过身来,微微一笑道:“诸位,我们胜了!”

    “胜了!”

    “大明万岁,大明万岁,王大人万胜!”

    一众士卒只感觉如同做梦一般,毕竟他们只有两千人,而叛军足足有上万人之多,随同王守仁出城的时候,大家可没有想过能够打败叛军,唯一的想法就是保住性命就行。

    结果这才不过半天时间,王守仁竟然带他们成功的伏击了叛军,甚至还生擒了叛将周伯龄,吓走了数千叛军,这要是传出去的话,绝对轰动一方。

    看着那小河,再看看远去的叛军,王守仁眼中流露出几分惋惜之色,如果说没有这一条小河的话,单单是叛军那副情形,他只需要率领大军冲上一冲便足可以将剩下的那些叛军给冲垮了。

    这些叛军早已经被乱了军心,距离崩溃也只差一步之遥罢了,但是那一条小河却是拦住了他们的脚步。

    区区一条小河拦不住王守仁,但是王守仁一人能够渡河又有何用,他一人或许能够杀上一部分将领,但是想要降服数千叛军,可没有那么容易。

    收拾了心绪,打扫了战场,然后押解着数千的叛军俘虏,沐浴着晚霞,王守仁等人直奔着吉安县城而去。

    话说王守仁出了吉安县城之后,吉安县城的城门便合拢了起来。

    城门关闭,身为巡抚的陈泰更是心神不定的在城门楼之上远远观望,只可惜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陈泰思绪飘飞,甚至有些后悔他不该让王守仁出城,若是如此的话,他们只需要在这里守城,或许王守仁就不会送命了。

    显然在陈泰看来,王守仁根本就不可能是那些叛军的对手,这都过去了大半天时间了,按说这会儿叛军也该赶到城下了,而叛军没有出现,唯一的可能便是同王守仁对上了。

    至于说王守仁是不是能够胜过叛军,说实话,这一点包括陈泰、毛元等官员在内,根本就没有一个会相信。

    两千官军,对上一万多叛军,尤其是叛军风头正盛,可以说所有的官员都不看好王守仁,认为王守仁此番出城必然是凶多吉少。

    注意到陈泰的神色变化,毛元站在陈泰身旁安慰陈泰道:“陈大人,王大人一心报国,此番死战可谓是求仁得仁,我等当尊重王大人的选择才是!”

    陈泰轻叹一声道:“老夫实在是有愧王华老友啊,他这么一个儿子却是由老夫眼睁睁的看着去送死,老夫愧对故友啊!”

    毛元轻叹道:“老大人万望保重身体,想来王尚书若是知晓的话,也定然不会怪陈大人的。”

    这边说话之间,就见城门楼上,吉安县都尉王元龙惊呼一声道:“几位大人快看!”

    虽然说夜色朦胧,但是这会儿却是远远的能够看到一片黑压压的人影奔着吉安县城而来。

    只看那黑压压的一片至少数千之多,人数一点都不少。

    看到那些黑压压的人影,城门楼上众人一个个的尽皆是神色为之大变。

    这些叛军没有出现,他们心底还抱着那么一丝的奢望,万一……万一王守仁拦住了叛军呢。

    可是现在大家都彻底的不报什么希望了,这么多人奔着吉安县城而来,不用说,肯定是叛军杀过来了。

    既然叛军便奔着吉安县城而来,那么王守仁还有那两千官军会是什么下场还用去想吗?

    毛元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看着慢慢接近的人影不禁向着陈泰看了过去。

    陈泰比起毛元来也好不了太多,不过陈泰好歹也是一方巡抚,不管心中怎么想,至少不会在一众人面前丢了身份颜面,深吸一口气看了一众人一眼道:“诸位,朝廷援军必然已经上路,我等要做的便是死守城池,等待援军,若然城破……那么大家便为国效忠吧!”

    不少人的脸色变得相当之难看,毕竟千古艰难唯一死,一死报效朝廷说的好听,可是生死面前,又有几人能够从容面对呢?

    陈泰看向王元龙道:“王都尉,城中尚有近四千人马,你即刻传令,将人马分作两班守城,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叛军破城!”

    王元龙深吸一口气,拱手一礼道:“属下遵命!”

    大军之中,王守仁看着前方的吉安县城,心中感慨万千,白天出城之时,就算是他都没有想过自己此行竟然这么的顺利。

    真要说的话,只能说叛军太弱了,身为主将的周伯龄竟然连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

    如果说周伯龄足够警惕一些,然后多派一些他们向着四周搜索,那么必然能够发现他们的埋伏,到时候那就不是伏击的场面,而是两方硬碰硬。

    虽然说叛军的确可以说是乌合之众,但是就算是乌合之众,那也是上万人之多,真的交战的话,叛军仗着人多势众,在心理上都会占据优势,未尝不能够靠着人数优势碾压他手下的官军。

    毕竟他手下的这些官军其实也就比叛军好上那么一些罢了,真的生死拼杀起来,王守仁敢说,他手下的这些官军溃败的可能性很大。

    看着被绑成了粽子一般的周伯龄,王守仁只能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这话一点都不假,这要是换做那名叫做苗奇的小将的话,可能他所能选择的便是一死报效天子了。

    苗奇因为劝谏周伯龄而被打了板子,甚至差点被周伯龄给砍死,在乱军当中带着伤自然是逃不了,结果被一同抓了起来。

    有人指认苗奇乃是叛军将领,所以说王守仁知晓了苗奇劝谏周伯龄防备半渡而击而被打了板子的事情,心中不禁庆幸不已。

    大军行至吉安县城不远处,王五快马前行,及至城楼下高声呼喝道:“诸位大人,王大人大败叛军,得胜归来,还请诸位大人开启城门……”

    “给我射杀这投降叛军的无耻之徒!”

    【第三更送上,那个啥,看看有月票没,给砸下呦,这次就不嘤了!】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