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十三章 这剧本特么的不对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听说楚毅杀人,朱厚照下意识的以为是有人冲撞楚毅,所以被楚毅泄愤而杀,然而在刘瑾口中,楚毅分明就是为了维护他这位天子尊严而杀人,几乎是瞬间,朱厚照在心理上便站在了楚毅这一边。

    这便是先入为主的好处,焦芳之所以让刘瑾第一时间赶来,抢在李东阳等人之前将嵩阳血案告知朱厚照,为的就是抢占这一先入为主的优势。

    不是那些文武百官不知道先入为主的优势,只可惜百官本身内部就不是一条心,勋贵集团早已经失去了权势,在朝堂之上几乎成了摆设,自然没兴趣去参合到文臣与宦官之间的争斗当中去。

    再说文臣内部也是各有派系,等到内部统一了意见,刘瑾这边已经先一步面见了朱厚照。

    刘瑾几人侍奉了朱厚照十多年,对于这位主子的性情那是再了解不过,这会儿只看朱厚照面色阴沉,刘瑾便知道这次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

    放下心中的担忧,刘瑾反倒是有些期待李东阳等人的到来了。

    目光一瞥,李东阳还有十几名朝中重臣这会儿已经到了近前,只看那十几名重臣一个个阴沉着一张脸,完全就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刘瑾微微低下头去,嘴角露出一丝阴笑。

    “臣李东阳,费宏,刘忠,杨廷和拜见陛下!”

    十几名内阁大学士齐齐向着朱厚照行礼,朱厚照淡淡的瞥了一众人一眼,一转身坐在座椅之上,这才道:“诸位爱卿如此兴师动众,这是哪个地方闹了灾患呢,还是出了叛匪呢?”

    李东阳等人如何听不出朱厚照言语之中的讥讽,做为内阁首辅,李东阳本人并不强势,所以才被朱厚照选为内阁首辅。

    不过也正是因为李东阳治政不够强势,这才为天子、刘瑾以及朝中文武几方接纳,准确的说,李东阳就是一个没有政治立场的首辅。

    与其同期的谢迁、刘健才能不下于他,却是不容于正德一朝,正是因为他们无法做到平衡朝中各方势力。

    此番李东阳被天下文人所迫,率领十几名内阁大学士入豹房而来,目的便是要逼迫朱厚照下旨捉拿楚毅,并且一并将刘瑾这压在他们头顶上的刘瑾给拿下。

    看李东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朱厚照对其性情颇为了解,目光落在李东阳身上道:“李阁老,说说看吧,你们如此兴师动众而来,究竟所为何事?”

    被朱厚照那似笑非笑的目光给盯着,李东阳看了身后十几名满含期待之色的同僚一眼,心中一叹缓缓开口道:“启禀陛下,老臣弹劾司礼监总管刘瑾疏于监管,致使东厂提督楚毅,于文人圣地嵩阳书院滥杀无辜,杀嵩阳书院院判陈琦并十余名学子,天下文人为之哗然,百姓为之哗然……”

    “臣等请陛下杀楚毅,除刘瑾,以安我辈士子之心,平百姓之怒火……”

    十几名大学士齐刷刷跪倒在地,一副慨然模样,只盯着朱厚照口中沉声道。

    刘瑾眼睛一缩,一副看着杀父仇人模样看着跪倒在地的一众人,只气的拳头紧握,恨不得上前去将这些人一个个踹死。

    同时刘瑾心中暗暗庆幸,好在自己先一步前来面见朱厚照,否则的话,被这些人这么一闹,他就算不被罢官,只怕也不会好过。

    尼玛,咱家招你们惹你们了,为什么总和咱家过不去!

    不过刘瑾心中所想却是丝毫不露声色,一咕噜跪倒在地向着朱厚照啼哭道:“陛下啊,奴婢冤枉啊,他们这是诬陷,诬陷啊!”

    朱厚照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大臣动不动就拿天下万民这一面大旗来压他,好像他这位天子不按照他们这些大臣的话去做的话,那就对不住天下万民,对不住列祖列宗,更对不住他们这些臣子。

    一丝轻蔑的笑意自朱厚照嘴角流淌而出,只听得朱厚照道:“谷大用,朕方才吩咐你取来锦衣卫、东厂、内行厂以及你那西厂关于嵩阳血案的奏报,你可取来了?”

    谷大用立刻上前道:“回禀陛下,奴婢已经命人取来,陛下随时可以查看。”

    说着谷大用招了招手,就见一名小太监捧着一托盘,其上放着几封密函。

    谷大用将密函呈于朱厚照面前道:“陛下请御览!”

    朱厚照首先将西厂奏报打开,一目十行扫过,然后又先后取了锦衣卫、内行厂、东厂的密函翻阅过后。

    只见朱厚照轻飘飘的将几封密函丢到跪在地上,一副逼宫架势的一众大学士面前道:“诸位都是朕之股肱,我大明之栋梁,可惜你们却被下面的人给蒙蔽了啊!”

    说着朱厚照接过张永奉上的茶水,淡淡道:“都好好看看,嵩阳书院院判陈琦以及十余名学子读的什么诗书,学的什么礼仪,孔圣人就是这么教导他们的吗?在他们眼中还有朕这位天子吗?视钦差于不顾,冲击钦差依仗,他们想要干什么,造反吗?”

    啪的一声,朱厚照一脸的寒意,手中如同白玉一般的茶杯一下子被摔的粉碎,茶水溅了几名大学士一身却是没有一个人敢动弹一下。

    朱厚照怒了,他知道这些朝臣势大难制,所以他推出刘瑾与这些人打对台,自己更是搬来这豹房,可是他没想到这些文人竟然如此之猖狂。

    其中是否有什么弯弯道道朱厚照不想去管,也不愿去管,他只看到堂堂天下知名的书院,自院判而下,上百学子竟然敢阻拦钦差,冲击钦差仪仗。

    这是不是说有朝一日,就算是自己贵为天子之尊,这些人也一样敢冲击自己的仪仗啊!

    既然这种事情能够发生在楚毅身上,未尝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自登基之后,从来没有发过如此之大火气的朱厚照这次真的是怒了。

    其他的事情也就罢了,哪怕是这些人如何争权夺利,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是这些人不该触及他的底线——属于天子的威严,不容触犯。

    朱厚照很清楚,他立足之根基便是天子之威严不容侵犯,一旦放开了这个口子,难保哪一天他就会不明不白的崩殂,这屁股下面的位子不知道会被这些人送给谁?

    李东阳、杨廷和等人显然料想不到因为嵩阳血案会让朱厚照想那么多,甚至发如此之大的火气。

    一个个大学士看着朱厚照那一张尚显稚嫩的面容充斥着无尽怒火心中不禁有些茫然,剧本不对啊,天子不应该是在他们的逼迫下,老老实实的下旨捉拿楚毅还有刘瑾查办吗?

    【兄弟们威武,本书冲到了签约榜第四,头顶上是三少,血红,庚新这些大佬,大家能把这本书顶到第四,跳蚤太感动了,码字,码字,手里有票的砸过来吧,让我们一起保住菊花不被下面的书爆了,腾空旋转七百二十度求票啊!】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