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八章 吓破胆的指挥使!【求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扫了大殿一眼,楚毅道:“怎么,指挥使大人不请本督进去坐一坐吗?”

    石义文笑容一滞,连忙躬身道:“督主说哪里话,到了这里就如到了家里,督主快请进!”

    走进大殿之中,楚毅当仁不让的坐在正中的主位上,如此举动自然是让石义文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之色。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北镇抚司,他石义文的地盘,哪怕是楚毅再怎么受宠,也该给他几分面子吧。

    然而楚毅的举动却是在打石义文的脸,石义文低着头,袖口下的手握紧了拳头,只可惜就算是他再怎么的愤怒也不敢表现出来。

    不停的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要生气,自己根本惹不起这位天子的近侍。

    “不知督主此来我北镇抚司所为何事!”

    石义文就不信楚毅会无缘无故的来寻自己,就算是自己的恩主刘瑾同楚毅相争,楚毅自持身份也不会亲自来对付自己。

    楚毅没有说话,这会儿曹少钦上前一步,冲着石义文道:“石指挥使,陛下口谕,杨一清军费贪污案转交我东厂审理。”

    “什么,这不可能!”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石义文忍不住惊呼一声,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嗯,难道说石指挥使是认为本督在假传圣旨,还是说你要违抗陛下的旨意呢?”

    这话一出口就吓得石义文一个哆嗦,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刮子,这绝对不能应啊,不管是怀疑楚毅假传圣旨还是违抗天子旨意,他都没有那个胆子啊。

    深吸一口气,石义文一脸苦涩的向着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的楚毅道:“督主就不要同石某开玩笑了,杨应宁的案子由我们北镇抚司署理,此乃应有的程序……”

    嘭的一声,楚毅一巴掌拍在茶几之上,冷冷的盯着石义文道:“好你个石义文,看来你是铁了心的要违抗圣旨了!”

    石义文咬了咬牙,想到自己背后站着的是一手遮天,权势赫赫的刘瑾,再说了,杨应宁的案子乃是刘瑾亲自让他办理的,怎么可能交给楚毅,万一让楚毅审出什么来,岂不是麻烦大了。

    所以石义文怀疑楚毅真的是在假传圣旨,所以他决心赌一把。

    “督主大人若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请回吧,北镇抚司事务繁忙,石某却是无有闲暇招待……”

    一名小太监的身影一溜小跑的冲进北镇抚司衙门,远远的便道:“大总管口谕,快请指挥使前来……”

    那小太监的声音尖锐无比,远远的都能够听到,北镇抚司的不少百户、千户都见过这小太监,认出对方乃是刘瑾身边的心腹,自然不敢阻拦。

    正昂着头,气势十足,一副无惧楚毅模样的石义文突然听到外间那小太监熟悉的声音传来。

    不知道为什么,石义文突然心中生出几分不妙的感觉,下意识的向着楚毅看过去,而楚毅这会儿却是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从楚毅的目光当中,石义文莫名的觉得对方似乎是在看一个傻子!

    小太监跑进大厅之中,看到石义文便气喘吁吁的道:“指挥使大人,总管口谕,陛下传旨,杨应宁军费贪污案交由东厂审理,着北镇抚司做好移交的准备!”

    噗通!

    小太监话还没有说完,石义文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整个人禁不住坐在了地上。

    那小太监不禁吓了一跳道:“指挥使大人,你这是……”

    就在这会儿,楚毅从座位上起身,一边摩挲着呆在大拇指上的碧玉扳指,一步一步行至石义文身前。

    小太监下意识的向着楚毅看去,当看到楚毅的时候,小太监不由得惊呼一声,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口中惊道:“楚……楚督主……”

    楚毅没有理会那小太监,反而是伸手拍了拍呆滞的石义文道:“指挥使大人,你很好……嗯,很好,本督记下了……”

    石义文一下子惊醒过来,面色苍白看着楚毅,几乎想放声大哭。

    对方要是死抓着这一点不放,甚至在天子面前告自己一个违逆圣旨的罪名,他就算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啊!

    想要求情吧,可是当着刘瑾的心腹小太监,他根本就不敢,只能硬撑着道:“我这就带督主去见杨应宁!”

    楚毅淡淡的看了石义文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楚毅越是平静无波,石义文心中越是七上八下,如同丢了魂似得。

    诏狱就在北镇抚司之中,同东厂秘狱、刑部天牢一样,都是人人畏惧的所在。

    锦衣卫下属的诏狱几乎就如鬼门关一样,可以说但凡是进入诏狱的官员,十有八九便再也无法活着走出。差不多进了诏狱,亲属就准备后事吧!

    刘瑾当朝,大肆排挤异己,朝中不知道多少文武被打入诏狱之中,走进诏狱,顿时一股阴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间间深入地下由厚重的巨石砌成的监房阴暗潮湿,暗无天日,莫说是残酷的刑罚加身,就算是一个正常人在这种环境下呆久了也要被折磨疯了。

    杨一清做为重犯,自然是被关押在诏狱深处,当楚毅一行人走过那一间间的监房的时候,就见那些被关押的犯人但凡是能够爬起来的,一个个扑到栅栏处,大喊大叫。

    “我乃吏部侍郎,我没有罪……”

    “我是兵部库部主事,我没有贪污受贿,我是冤枉的啊……”

    一个个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官员仿佛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只可惜楚毅视而未见,从容走过。

    或许此间的犯官有被冤枉的,但是他执掌东厂,对于这些官员的底细那是再了解不过,几乎九成的官员底子都不干净,所以要说锦衣卫冤枉了这些人,还真说不过去。

    再说他不过是东厂督主而已,手还伸不到这锦衣卫内部来,就连搭救杨一清,他都得先禀明了天子,真当北镇抚司是谁都可以擅闯的地方啊!

    杨一清虽然是一介文人,然则却是文人当中少见的允文允武的良臣,此刻被关押在监房之中,一身囚服,头发蓬乱不堪,身上甚至还有受刑的痕迹,但是整个人却显得卓然不俗。

    至少在那些犯官高声喊冤的时候,杨一清却是不为所动,盘坐在监牢之中,只是平静的看了楚毅、石义文等人一眼。

    当楚毅几人站在杨一清那监牢前的时候,杨一清一双清亮的眸子向着楚毅看了过来,二人目光对视了一眼。

    杨一清心中一惊,好一双内蕴神光的眸子,以杨一清的修为和见识,似楚毅这般神光内蕴的目光他只在王阳明一人身上见过,扫过楚毅那一身蟒袍,再加上一身打扮,杨一清心中闪过一道亮光,隐约的猜测到楚毅的身份。

    楚毅心中惊叹,果然不愧是能够计除刘瑾,历经数朝,官至内阁首辅,足可媲美唐之姚崇的国士。如此处变不惊,身处绝地却坦然自若,比之四周那些为了活命丑态百出的官员简直是强出百倍。

    “杨一清!”

    楚毅清亮的声音响起,直呼其名。

    杨一清盯着楚毅缓缓道:“本官若是没有认错的话,尊驾莫非是天子令提督东厂的楚毅,楚督主!”

    【觉得还行的就砸票,打赏啊,让数据好看些!】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