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六百五十五章 让我来!【2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因为拉开了一些距离的缘故,当二人齐齐转身纵马奔驰起来,首先盯上的便是对方。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道理东西方皆通,不管是阿廖沙还是卢大柱在意识到对方乃是一位难得的对手的时候便生出了同样的念头来。

    那就是斩杀敌酋以乱其军心。

    卢大柱做为大军之主帅,一旦被杀或者被擒,傻子都知道,必然会给大军带来无比的震动,士气暴跌那是必然的。

    同样的道理,阿廖沙在军中同样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尤其是对于第二军团来说就是第二军团的核心,一旦阿廖沙出了问题,第二军团的战斗力至少要削减一大半。

    阿廖沙握紧了手中的长矛以及左手臂弯上那一面圆盾,眼中闪烁着狠辣之色盯着越来越近的卢大柱。

    卢大柱手中同样是一杆长矛,不过这一杆长矛却是不同于阿廖沙手中的长矛,隐隐的要稍微短了那么几寸。

    但是卢大柱手中这一杆长矛可是由天外玄铁打造而成,重达百斤,一般人别说舞动了,能够扛起来那已经是不错了。

    这么一杆沉重的长矛在卢大柱手中却是轻来轻去,舞动之间烈烈最响。

    “吼!”

    二人齐齐呼喝,两根长矛就那么的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做为军中以武力而闻名的大将,卢大柱一身武力不敢说军中无敌,但是也足可以排进前三之列,纵然是遇上了先天级别的强者,凭借着那一身横炼堪称无敌的外家功夫,卢大柱也敢与之一战。

    阿廖沙虽然说实力不差,但是他更多的是靠着自身智慧扬名,单单论及修为的话,阿廖沙绝对差了卢大柱一个级别。

    所以说这一交手,阿廖沙手中长矛当场就被震飞了出去,握着长矛的那一只手差点被震得骨折开来。

    亏得阿廖沙见机不妙,几乎是本能的撒手,否则的话,卢大柱那一击所蕴含的暗劲必然将阿廖沙手骨震碎。

    只是一击之下,阿廖沙便丢了手中的武器,不过阿廖沙心中虽然吃惊,却是没有慌乱,一夹身下战马,纵身一跃同卢大柱错身而过。

    噗嗤,噗嗤,就见阿廖沙手中短剑划过一道道亮光带起一抹抹的血色。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腰间拔出了随身短剑的阿廖沙已经冲进了卢大柱随身亲卫队当中。

    这些亲卫自是不差,可是论及武力自然差了阿廖沙不少,眨眼之间便有数名亲卫被阿廖沙所斩杀。

    但是等到这些亲卫反应过来之后,阿廖沙的处境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妙起来。

    这些亲卫可都是身经百战之辈,尤其是追随自家主帅冲锋陷阵,经历最多的就是这种场面,同样是有着丰富的应对经验。

    眨眼之间,数十名亲卫便一重重的将阿廖沙给包围其中,数名亲卫配合的井然有序,有攻有守,有上有下,四面八方皆是攻击,阿廖沙纵然是生有八只手怕是都招架不过来。

    卢大柱看到这一幕,带着几分不屑之色,不带亲兵的情况下竟然也敢冲阵,真当自己是传说真的万人敌啊。

    尤其是卢大柱这会儿已经看出阿廖沙不比安德烈乃是一员猛将,更多的是一员智将,一名智将竟然也学人冲阵,能够活到今天,那也是命大了。

    但是这也不怪阿廖沙啊,阿廖沙自身实力并不算弱,行事素来谨慎,再加上对外扩张所遇到的对手皆是不堪一击之辈,自然也就没有遇到过这种的局面。

    本来其亲卫应该是随着他一同杀进军阵当中的,但是卢大柱何等修为,手中一杆长矛舞动开来,区区数十名亲卫竟然也想冲开其阻拦,简直就是妄想。

    这么一耽搁,阿廖沙就被阻断了同亲卫之间的联系,生生的孤身陷入到了险地之中。

    不过阿廖沙手下亲卫眼见阿廖沙陷入到包围当中,自然是一个个的悍不畏死的扑向卢大柱。

    纵然是卢大柱每一击都将两三名亲卫给拍飞出去,但是源源不断的的亲卫不惧生死的扑上来,愣是将卢大柱给生生的缠住,使得卢大柱无法调转头来对付阿廖沙。

    相对来说,阿廖沙面对一众亲卫的时候其实比对上卢大柱要安全的多。

    就算是此刻阿廖沙的处境一样不是很乐观,但是总比对上卢大柱要强的多。

    真的同卢大柱对上了,卢大柱必然是铁了心的取其性命,到时候阿廖沙能够在卢大柱的攻击之下坚持那么几招就不错了。

    卢大柱同阿廖沙双方最先对上,然后就是亲卫,接着便是双方大军了。

    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响声,就见最先发话的便是大明军中所推出的那一门门的虎蹲炮。

    别看路程遥远,可是做为大明军中强大的火力支援,虎蹲炮就算是再沉重,军中士卒也详尽一切办法带上这些火炮。

    上百门火炮齐齐开火,顿时两军阵前一片硝烟弥漫。

    原本冲锋上来的第二军团士卒哪怕是一个个的手持盾牌,可是面对虎蹲炮那可怕的杀伤力,几乎是一瞬间,冲锋在最前面的数百名士卒一个个的惨叫着跌倒在地,大部分人抽搐了几下没了声息,至于说剩下的则是惨叫连连。

    然而身后就是疾驰的战马,哪怕是明知道冲锋下去那些受伤的同伴就有可能会被踏死,却也没有谁敢停下来,一旦停下来的话,他们自身都要被身后的同伴给撞飞出去。

    不过虎蹲炮发射频率明显受到一定的影响,在敌军临阵之前,也就只有两发到三发的机会。

    两发到三发过后,虎蹲炮自然退下,接着便是一队骑兵冲出,向着那一队被虎蹲炮给轰的懵圈了的第二军团骑兵队冲了上去。

    西方骑兵大多数时候乃是重骑兵,短距离内冲锋,冲击力士卒,可以说极难应对。

    只可惜在虎蹲炮的炮击之下,数千骑兵被轰的慌了神,原本整齐的军阵都变得混乱起来,本来的声势也一下子跌了六七分。

    这种情况下,同样是一队重骑兵,但是其带来的威胁连一半都没有。

    轰的一下,双方骑兵碰撞在一起,顿时就见大量的士卒自马背上跌落下来。

    大明骑兵更多的都是轻骑兵,轻骑兵同重骑兵碰撞,结果自然是不是很妙,好在一阵炮击过后,重骑兵的冲击力被抵消掉,双方之间的碰撞更多的是士卒自身意志力以及作战技巧的较量。

    这一点双方都不差,所以说骑兵这边一时半会儿还真的分不出胜负来。

    至于说步卒方面,双方加起来差不多十万大军,在这一片广袤的地域铺展开来,黑压压的一片,喊杀之声更是震耳欲聋。

    大军碰撞极其惨烈,血肉横飞只若等闲,断臂残肢随处可见,惨叫声,呼喊声不绝于耳。

    卢大柱大喝一声道:“程宇、给本帅带人拦下这些亲卫。”

    手中两把铁锤加起来怕是不下百余斤,但是在虎背熊腰的程宇手中却是如同玩具一般,每一下砸下去愣是将对方给生生的砸成一堆的烂肉。

    几十个敌人被砸死之后,程宇周围几乎没人敢靠近,杀的兴起的程宇就如同疯魔一般,浑身浴血,看上去单单是那一副模样就将人给吓破了胆了,更不要说手中两个吓人的锤子了。

    听了卢大柱的喊话,程宇微微一愣,回神过来,目光一眯,尤其是看到被困在那里的阿廖沙的时候,眼珠子一转,程宇哈哈大笑,非但是没有向着卢大柱方向而去,反而是一边冲向阿廖沙所在,一边向着卢大柱道:“卢叔叔,区区敌酋,就由小侄代劳吧!”

    卢大柱闻言不禁苦笑一声,一击扫飞了几名亲卫,傻子都能看出程宇这有抢功劳的嫌疑,但是凭借程宇同卢大柱之间的关系,卢大柱还真的不会在意这些。

    卢大柱身为一军主帅,只要大军能够获胜,那么最大的功劳便是他的,至于说这期间究竟是谁斩杀了敌酋,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再说了,卢大柱同程向武那是什么关系,两者可谓是通家之好,单单是程宇喊其一声卢叔叔,卢大柱就得罩着程宇。

    “程小子,别丢了你爹的脸面!”

    卢大柱冲着程宇喊了一声。

    就见程宇舞动手中铁锤,哈哈大笑将拦在其身前的敌人给砸飞出去,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而已,程宇便杀到了卢大柱的亲卫队之前。

    “统统给我闪开,程某来也!”

    身为卢大柱亲军,对于程宇自然不陌生,眼见程宇那一副可怖的模样,不用程宇开口,他们自己便主动闪开一条通道了。

    阿廖沙眉头一皱,趁机冲向那一条通道,然而还没有等到他冲出来,就见一道浑身浴血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一只大铁锤就那么当头砸了下来,阿廖沙几乎是本能的举起圆盾挡了过去。

    嘭的一声,阿廖沙只感觉自己整个人像是被一头公牛撞在了身上一般,左臂处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惨叫着倒飞了出去。

    程宇一击之下,愣是将被困的筋疲力尽的阿廖沙给砸了个半死,盾牌当场崩碎,那一条手臂也被生生的砸断,看着那手臂处森森白骨自血肉之中窜出的惨烈景象,程宇却是神色不变,一步跨出,一只铁锤再次砸下去。

    顿时阿廖沙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然后生生的痛的昏了过去,就见阿廖沙的双腿自膝盖处被砸的血肉模糊一片。

    顺手扯过一面大旗,然后一抖,旗面裹住了阿廖沙,然后将其高高举起,随之高声呼喝道:“敌酋在此,还不速速投降!”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