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百五十一章 飚演技【1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谷大用脸色阴沉如水,冲着那名内侍摆了摆手道:“你做的不错,回去吧,若是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禀明于我!”

    那名内侍如蒙大赦一般连忙一溜小跑的跑了出去。

    谷大用目光根本就没有放在那内侍的身上,只看谷大用面沉如水的模样就知道那内侍方才所说的消息对他来说并非是什么好事。

    一直立于谷大用身旁的大太监苗邈这会儿微微的躬着身子向着谷大用一礼道:“大总管不必着恼,其实大总管在朝堂之上反对焦芳他们的时候就应该能够想到会有今天这种事情的。”

    谷大用微微点了点头道:“话是如此说,但是咱家没想到焦芳他们竟然如此不识时务,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不会以为如今还是楚毅那一手遮天的时代吧。”

    苗邈道:“大总管也该理解他们才是,毕竟当初有楚毅力挺,可以说朝堂几乎沦为了他们的一言堂,如今大总管您横空出世,焦芳他们行事却是要经过大总管,他们自然是不可能适应,能够忍到现在才前去请楚毅出山,那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谷大用冷笑一声道:“只怕他们不知道咱家早就在楚毅那王府当中埋下了眼线吧,要不是楚毅素来谨慎的话,怕是他们之间的对话,咱家都可以知晓的清清楚楚。”

    苗邈轻飘飘的捧了谷大用一记道:“大总管深谋远虑,早在几年前便在楚毅身边埋下了棋子,如今楚毅的一举一动都在大总管的掌握之中,自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只听苗邈还有谷大用二人之间的对话便可以看出,原来方才那内侍竟然是谷大用安排在楚毅身边的人。

    虽然说焦芳他们去见楚毅的事情人尽皆知,但是大家只是知道焦芳几人进了王府,却是不知道楚毅的具体态度啊。

    但是谷大用所安排的内侍或许听不到楚毅同焦芳他们之间的对话,但是多多少少却是能够知晓楚毅的态度的。

    按照那名内侍所言,楚毅送走了焦芳等人之后便再度闭关了,这让谷大用生气的同时,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楚毅摆明了是一副不理朝中事务的模样,这就给了他壮大自身的时间,谷大用相信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有朝一日他一定能够超越楚毅,成为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就在这时,一名内侍匆匆而来向着谷大用拜倒道:“大总管,宫内传来的消息,焦芳、王守仁等人入宫了。”

    “什么?”

    谷大用微微一惊,反应过来之后皱着眉头道:“可知晓焦芳他们入宫所为何事?”

    那内侍摇了摇头道:“这却是不知。”

    谷大用不禁起身沉吟一番道:“若是咱家所料不差的话,焦芳他们肯定是见楚毅没有出山的意思,所以将希望放在了天子身上,他们这是要在天子面前告咱家的状吗?”

    说着谷大用自己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天子对他可是万分倚重和信任的,如果说焦芳他们真的在天子面前告状的话,谷大用相信天子一定会偏向于他。

    不过虽然有着这般的自信,谷大用还是决定立刻回宫去面见天子。

    心中做出决断,谷大用立刻向着苗邈道:“苗邈,这里交给你,咱家即刻回宫安抚陛下!”

    向前迈出一步,谷大用突然之间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道凛然的杀机回身向着苗邈道:“咱家暂时拿楚毅没有办法,难道还对付不了焦芳他们这些楚毅的爪牙吗?”

    苗邈眼睛一眯看着谷大用道:“大总管的意思是……”

    说着苗邈做出抹脖子的动作,而谷大用只是淡淡的看了苗邈一眼道:“记得做的干净利落一些,不要留下什么首尾!”

    苗邈即刻道:“大总管尽管放心便是,一定不会有什么后患!”

    谷大用回宫。

    天子这会儿却是在皇后寝宫之中陪着皇后还有小皇子。

    当谷大用匆匆而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天子正在那里逗弄小皇子,而小皇子则是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至于说皇后则是在一旁含笑看着闹腾在一起的天子父子。

    “老奴见过陛下,皇后娘娘。”

    朱厚照神色之间没有丝毫异样,一边逗弄小皇子一边冲着谷大用摆了摆手道:“谷大伴回来了啊,基儿方才还向朕询问大伴你去哪里了呢!”

    说着朱厚照似乎是无意的向着谷大用道:“哎,都怪朕,若非是朕命大伴你执掌司礼监的话,大伴你也不必这般辛劳了,大伴看上去都苍老了许多,要不朕……”

    谷大用听着朱厚照的话,心中那叫一个紧张啊,天子重情是好事,然而眼下关键的是天子也太重情了啊,天子竟然因为他太过忙碌而导致看上去苍老,愣是生出要撤了他司礼监总管的位子的念头来。

    这如何使得啊!

    谷大用生怕天子说出撤了他司礼监总管的话来,若是如此的话,到时候这司礼监总管的位子他到底是做呢,还是不做呢!

    噗通一声,谷大用当即跪倒在了天子的面前,向着天子痛哭流涕道:“陛下如此顾念奴婢,奴婢心中感激万分,区区操劳,如何能够报答陛下的恩情!”

    朱厚照看了谷大用一眼,笑着道:“朕也就是随口一说罢了,若是没有大伴你坐镇司礼监的话,说实话朕还真的想不出到底有谁能够让朕放心呢。”

    说着朱厚照亲自起身上前将谷大用给扶了起来,拍了拍谷大用的肩膀道:“大伴用心国事的同时,却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若是大伴你因此而累出了什么的话,朕心何安啊!”

    “呜呜呜,老奴,老奴……”

    谷大用一时之间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皇后在一旁轻咳一声开口道:“陛下顾念谷总管却是谷总管的福分,到底是侍奉了陛下十几年的老人了,陛下不信任谷总管,又能信任何人呢。”

    谷大用连忙向着皇后一礼道:“娘娘!”

    皇后向着谷大用点了点头,和蔼道:“谷总管不若去洗把脸吧。”

    谷大用这会儿被朱厚照给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自然是颇为不雅,这会儿皇后开口,谷大用连忙向天子还有皇后告辞。

    看着谷大用的身影远去,一直到谷大用离开大厅之后,皇后的目光才落在了天子的身上。

    这会儿朱厚照轻轻摇了摇头道:“朕是真的不想谷大伴太过操劳,本来楚大伴来执掌司礼监最为合适,只可惜大伴他却是一心辞官,连朕都留之不得。”

    皇后感叹道:“陛下,武王他最近闭关不出,怕是都有近一月时间没有前来教导皇儿了吧。”

    正坐在那里啃着手中的糕点的小皇子朱载基似乎是听到了楚毅的名字,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将手中的糕点藏在身后,一只手擦着嘴巴,小脸之上露出几分紧张之色道:“太傅……太傅在哪?”

    那肉嘟嘟的小脸之上满是紧张之色,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呀眨的四下张望,似乎是在寻找楚毅的身影。

    只看朱载基这般的反应就知道在朱载基的心中,楚毅绝对是一位严师,从一开始楚毅当着朱载基的面一巴掌将谷千给打的口吐心血便是给朱载基留下了莫大的阴影。

    看到朱载基那一副模样,皇后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向着朱厚照道:“陛下,你看基儿,他平日里在这皇宫当中可是天不怕,地不怕啊,就连安国公、晋国公两位教导基儿的时候,基儿都没有这般的反应。”

    朱厚照哈哈大笑道:“那是自然,楚大伴为人方正无比,如果说真的端着脸的话,即便是朕都惧怕三分,基儿若是不怕的话,那才是怪事呢。”

    正说话之间,洗漱了一番的谷大用走了过来,服侍着天子,等到天子离开皇后寝宫的时候,谷大用低着头跟在天子身旁。

    谷大用偷偷抬头看了天子一眼,眼见天子一脸的笑意,看得出这会儿朱厚照的心情应该很好,于是谷大用试探道:“陛下,老奴听闻今日焦芳、王守仁几位阁老入宫求见陛下,他们……他们不会是因为朝堂之上的争端……”

    朱厚照脚步一顿,回转身来,神色肃穆的盯着谷大用,只看得谷大用心中有些发毛,就听得朱厚照幽幽道:“焦阁老他们弹劾大伴你结党营私、贪污受贿,不知可有此事吗?”

    原本就被天子给盯得心中有些发毛的谷大用这会儿听了天子的话不禁噗通一声跪倒在天子的面前,向前两步抱着天子的大腿不禁痛哭流涕道:“陛下啊,您要为老奴做主啊,老奴一心一意为陛下办事,从来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如何敢贪污受贿,至于说结党营私,又从何说起呢!”

    朱厚照居高临下看着谷大用那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样,而谷大用低着头,却是看不到朱厚照眼中所流露出来的失望的神色,不过朱厚照脸上失望的神色只是一闪而逝,继而低下身去扶起谷大用。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