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令狐的江湖好友们【求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令狐冲奉了宁中则之命下山,却是没有急着去寻岳不群的踪迹,这会儿寻了一处酒楼,点了美酒,正在那里美美的饮酒。

    邻桌几名江湖中人这会儿坐在那里一边饮酒一边谈论着江湖中所发生的事情。

    其中一人一口饮尽一碗酒道:“诸位兄弟可曾听闻最近咱们华山地界,许多江湖同道突然之间被锦衣卫的人抓走了不少。”

    一名红脸汉子一拍桌子借着几分酒劲道:“黑面鬼,一只手、玉面小蛟龙,这些人都被锦衣卫给抓了去,听说全都被废了一身修为,打入监牢,就等着秋后问斩了。”

    手中把玩着一柄飞刀的男子冷笑一声道:“听闻咱们华山地界锦衣卫所新任了一位锦衣卫千户,就是这位锦衣卫千户带人将咱们这些人拿去领功,实在是可恶至极。”

    一人好奇道:“竟然新来了一位锦衣卫千户,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历,竟然敢如此为难我等江湖同道,他就不怕哪天睡梦中脑袋被人摘了去?”

    “朝廷鹰犬,我辈人人得而诛之!”

    “不错,不过一锦衣卫千户而已,新官上任倒也罢了,竟然敢拿我等兄弟充做他的功勋,这是对我等的蔑视啊!”

    “惹了老子,老子连天子钦差都敢杀,区区一个锦衣卫千户,杀了又又何方!”

    “不管是锦衣卫还是东厂,都是朝廷镇压我江湖中人的工具,我辈绝不可屈服!”

    令狐冲在一旁饮酒,听着这些江湖中人的言语不禁大笑一声道:“说的好,就如那天下第一大奸贼楚毅一般,锦衣卫、东厂之人,皆可杀!”

    令狐冲气宇不凡,那一股子江湖浪子的气质自然是颇受江湖之上三教九流中人认同,此刻看令狐冲言语之间同他们立场一致,看到令狐冲的第一眼,大家便生出几分好感。

    一名疤脸汉子哈哈大笑,冲着令狐冲拱手一礼道:“这位少侠说得好,不知可否赏脸,同我等共饮!”

    令狐冲拎着酒坛上前,一屁股坐下道:“这又有何妨。”

    眼看令狐冲如此之豪爽,疤脸汉子击掌赞叹道:“好,在下东山寨巴五,不知少侠如何称呼!”

    大家齐刷刷的盯着令狐冲,毕竟令狐冲气宇不凡,加之一身修为不俗,至少比他们要强出许多,一看就知道是出身名门。

    令狐冲一口美酒饮下道:“在下华山令狐冲,见过诸位!”

    巴五不由神色一变,惊呼一声道:“阁下难道说竟是华山君子剑岳先生门下高徒,令狐冲?”

    令狐冲抱拳道:“正是在下!”

    众人看向令狐冲的眼神颇为复杂,他们这些人大多是三教九流之徒,许多人在江湖之上更是恶名昭彰,一贯以来与江湖正道人士不敢说见面便拔刀相向,关系自然是极差的。

    其中一人看着令狐冲道:“不曾想阁下竟然是华山高徒,我等惭愧,令狐兄弟性情我等颇为欣赏,不过令狐兄弟当知我等在江湖之上名声极差,与我等在此共饮,只怕会污了令狐兄弟的名声啊!”

    令狐冲却是大手一挥,一脸豪气道:“我令狐冲又岂是那等人,诸位既然瞧得起在下,那么诸位便是我令狐冲的朋友!”

    众人显然是没想到令狐冲竟然如此之不拘小节,不以他们身份为意,明知道他们在江湖之上名声极差仍然与他们相交。

    “哈哈哈,令狐兄弟既然不嫌弃我等,那么我们便斗胆与令狐兄弟相称!”

    令狐冲举起酒杯道:“来,共饮一杯!”

    几名江湖之上声名狼藉之人一个个起身向着令狐冲举杯道:“为了令狐兄弟,共饮!”

    喝到兴起处,巴五向着令狐冲道:“令狐兄弟先前也曾言,锦衣卫、东厂之人,尽皆可杀,近日江湖同道皆受那位新任的锦衣卫千户所害,不若令狐兄弟登高一呼,聚集一批江湖同道,杀了那锦衣卫千户如何!”

    大家满是期盼的看着令狐冲,令狐冲连连摇头道:“不可,不可啊,令狐冲不过是一江湖小辈,如何有那资格登高一呼,率领大家呢。”

    说着令狐冲冲着众人抱拳道:“诸位在江湖之上的名头比令狐要大了许多,诸位登高一呼,令狐愿意为诸位摇旗呐喊,共除奸贼!”

    巴五大笑道:“诸位,令狐兄弟不嫌弃我等身份,与我等兄弟相称,此番我等定要帮令狐兄弟干一件大事,好帮令狐兄弟扬名!”

    “对,无论如何也要帮令狐兄弟扬名!”

    “杀锦衣卫千户,帮令狐兄弟扬名!”

    很快一众人便簇拥着令狐冲出了酒楼,令狐冲推拖不过,愣是被他们给拉着前去召集人手,准备对付新任的锦衣卫千户。

    一阵快马而过,几名锦衣卫力士骑着快马紧跟着一身斗牛服的郑百户以及岳不群。

    岳不群身为锦衣卫千户,虽然说放眼京城,天子封赏下去的锦衣卫千户一抓一大把,但是那却不过是虚衔罢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实权。

    然而岳不群这锦衣卫千户可是有实权的,手下可以轻易调动数百锦衣卫力士,更是得了楚毅赐下的飞鱼服。

    锦衣卫一般以绣春刀、飞鱼服为服饰,可谓雍容而又大气,一般像飞鱼服都是锦衣卫内有功之人方才能够得赐,至于说蟒服,那放眼锦衣卫内部,也只有寥寥几人能够得天子御赐。

    官道之上,但凡是看到岳不群一行人的装扮的时候,所有人皆是心中一惊,第一时间闪避开来,所过之处无人敢挡。

    东厂的凶名如果说更多的只是在京师的话,那么锦衣卫的凶名那可就真的是天下人人尽知。

    如今见到这么多的锦衣卫快马而来,谁还敢挡在前方啊,就算是被杀了,只怕也找不到地方去伸冤。

    岳不群淡淡的扫了四周那些用敬畏的目光看着他们的那些人一眼,平日里他这位新任的锦衣卫千户非常的低调,加之要隐藏身份的缘故,就算是锦衣卫内部,除了寥寥几名百户之外,其他人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晓。

    所以说岳不群也从来没有过像这般率领锦衣卫光天化日之下,纵马而过的经历,可以说是第一次感受到被人用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的感触。

    “大丈夫当如是!”

    岳不群深吸一口气,挥动马鞭抽了一下身下马匹,喝道:“驾!”

    知府卫宏府邸自然是位于大城之中,城门口处的守门官自然是不敢阻拦岳不群一行人,眼看着一行人纵马而入城中。

    由郑百户带路,众人直奔卫宏府邸而去。

    知府府邸,卫宏这会儿听到动静,亲自带了管家至府门处相迎。

    岳不群驻马而立,就见知府卫宏哈哈大笑上前而来,冲着他拱手一礼道:“自收到岳千户之拜帖,老夫便恭候千户大人多时矣,今日千户大人驾临,顿使老夫这府邸蓬荜生辉啊!”

    岳不群翻身下马,一脸笑意,冲着卫宏一礼道:“锦衣卫千户岳不群见过知府大人!”

    卫宏上前打量了岳不群一番,捋着胡须赞叹道:“一直听闻新任的锦衣卫千户大人温文儒雅,乃是我辈读书人,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岳千户真是风姿过人啊。”

    引领岳不群入府,卫宏显得非常的热情,府门内,几名卫宏手下的主簿等官员向着岳不群见礼。

    岳不群同样是不卑不亢的向着众人回礼。

    大厅之中,分宾主落座,待到美酒佳肴摆上,卫宏举杯向着岳不群道:“岳大人上任不久,我等本该早早为千户大人接风洗尘才是,却不曾想及至今日方才有机会,诸位随本官一起,共饮此杯,为岳大人接风!”

    一众官员尽皆起身向着岳不群敬酒,岳不群连道不敢,同众人畅饮。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卫宏目光落在岳不群身上道“千户大人此番前来,不知可有什么教我?”

    岳不群上任几个月时间,却是从来没有前来拜访过他,如今突然前来,卫宏自然是非常好奇。

    岳不群看了卫宏一眼,轻笑一声道:“岳某先前却是忙于整顿锦衣卫所内部的事情,所以没有时间前来拜访诸位大人,如今岳某总算是清闲下来,便来拜访诸位大人,还请诸位大人多多见谅。”

    一般来说,锦衣卫登门都没有什么好事,再加上锦衣卫又是天子亲军,在地方上更是有着天子耳目之作用,所以说大多数的官员对于锦衣卫大多都是敬而远之,能不与之发生联系便不发生。

    毕竟谁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把柄便落在锦衣卫的手上,也不知道对方在呈给天子的密奏当中,会不会就有关于自己的坏话呢。

    卫宏微微一愣,反应过来之后,捋着胡须笑道:“岳千户却是说笑了,千户大人肯给我们几分薄面,那是我等之荣幸。”

    其他官员同样点头道:“大人所言甚是,以后还请千户大人多多照顾一二才是啊!”岳不群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道:“好说,好说,大家分属不同,但是都是为大明效力,为陛下解忧不是吗,只要岳某能够做到的,定然会帮衬大家一二。”

    说着岳不群举杯向着卫宏道:“待岳某安顿下来,便在这城中设宴,到时候还请诸位大人能够赏脸啊!”

    本来还担心岳不群不好说话,结果没想到这位新任的锦衣卫千户竟然这么好说话,大家心中那点担心自然是放下了许多,看向岳不群的目光也变得和善、亲近了许多。

    席间卫宏与岳不群谈论朝中局势,二人言语之间可谓是滴水不漏,在他人眼中则是这位锦衣卫千户同卫宏那叫一个酒逢知己,一直到两人满口酒话连篇,这宴席才算是散了。

    几名锦衣卫力士将岳不群扶着出了卫宏府邸,上了一辆马车,马车之中,原本醉的睡了过去的岳不群端坐其中,眼中闪烁着精芒,哪里有半点的醉意。

    郑虎坐在岳不群对面,浑身酒气,带着几分酒意道:“大人果然好酒量,竟然可以千杯不醉。”

    岳不群摆了摆手道:“卫宏是个老狐狸啊,本官几次试探,均被对方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岔开。”

    郑虎眼睛一眯道:“那依大人之见,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要不要属下派人夜探卫宏府邸!”

    岳不群沉吟一番摇头道:“不妥,如果说杨廷和果真在卫宏府邸之中的话,以卫宏的小心谨慎,我们的人也未必能够发现什么,反倒是一旦被发现,反而会打草惊蛇。”

    郑虎看了岳不群一眼道:“依下官看,不若我们直接带人冲入卫宏府中搜查便是,管他就没有证据,只要能够找到杨廷和,那么大人您绝对可以高升!”

    脸上露出几分意动之色,然而好一会儿岳不群摇头道:“此举太过,大为不妥,派人暗中盯着卫宏府邸,本官还真不信了,一个大活人他能够藏多久。”

    郑虎点了点头。

    却说卫宏府邸之中,这会儿同样如岳不群一般醉的不省人事的卫宏带着几分醉意恭敬的坐在一人对面。

    那人坐在那里,正慢慢的写字,浑然没有理会卫宏,一直等到对方将毛笔放下,卫宏这才小心翼翼道:“恩师笔力又精进了几分,学生佩服!”

    这人不是别人,竟然真的就是为朝廷下旨通缉的前首辅杨廷和。

    杨廷和神色平静的看了卫宏一眼道:“那锦衣卫千户可见过了?感觉如何?”

    卫宏恭敬一礼道:“回恩师,那锦衣卫千户岳不群再入了锦衣卫之前乃是华山派掌门,如今执掌华山周遭锦衣卫人马,却是动作不小,依学生看,此人绝非一般人可比。”

    杨廷和淡然一笑道:“若是所料不差,锦衣卫的人只怕是已经发现了老夫的行踪,难得的是这锦衣卫千户竟然没有横冲直撞而来。”

    卫宏捋着胡须冷笑道:“学生巴不得他直闯府邸,到时候学生便上书天子,参他一个诬陷朝廷忠良的罪名。”

    【码字,码字,求月票票给点动力哦。】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