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百一十六章 锦衣卫千户岳大人!【求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217说话之间,就见风清扬手中长剑突然一挑,就见石壁之上另外一支长剑飞起,令狐冲下意识的将长剑接在手中。

    剑光一闪,风清扬手中长剑直奔着令狐冲而来,令狐冲下意识的抖动长剑拦下风清扬的攻击。

    风清扬一手执剑一手捋着胡须哈哈大笑道:“小子,剑法不是这么施展的,看剑!”

    这边令狐冲被风清扬看重逼着其学习剑法,却说宁中则自令狐冲口中得知岳不群曾与大奸贼楚毅有过交集,心中便隐隐生出几分担心来。

    自思过崖回去之后,宁中则便心神不宁,思量岳不群这些时日的一些古怪举动。

    傍晚时分,出去足足两天的岳不群风尘仆仆归来,宁中则见状连忙迎了上来,向着岳不群道:“师兄,你回来了!”

    岳不群看了宁中则一眼道:“师妹,是你啊!”

    将包裹自岳不群手中接过,宁中则看了岳不群一眼道:“师兄这是做什么去了,一身风尘,我已经命人烧了热水,师兄且去洗一洗身上的风尘!”

    捋了捋胡须,岳不群轻笑道:“师妹说的是,师兄这便前去洗去身上的风尘!”

    宁中则将换洗的衣服给岳不群送了过去便退了出来。

    卧室之中,岳不群带回来的包裹被宁中则小心翼翼的打开,然而让宁中则失望的则是包裹当中除了几件换洗衣服,也就是一点散碎银两,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包裹,宁中则脸上带着几分忧色轻声呢喃道:“难道说是我想差了不成?”

    一阵脚步声自外传来,宁中则连忙神色平静的将包裹当中一件件衣服取出小心叠放好。

    吱呀一声,房门推开,就见岳不群走进房间当中,正看到宁中则坐在那里叠着衣衫微微一笑道:“师妹怎么还没歇息!”

    宁中则将几件衣服叠好一边放进柜子当中一边道:“师兄你这次却是忙什么去了,也不带师妹一同前往。”

    岳不群微微一愣,上前坐在床边看着宁中则道:“师兄我这不是下山同那位郑员外谈一笔生意吗?若是能够谈成的话,对我们华山以后却是大有助益!”

    宁中则神色平静,略低好奇道:“哦,山下新来的郑员外?”

    岳不群笑道:“是啊,夫人也听说了吧,这位郑员外半年前在华山脚下精英了一处好大的店铺,此番郑员外请师兄前去,正是有事情要我华山派帮忙。”

    宁中则点了点头道:“若是如此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不过师兄当谨记一点,我等正道中人,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那郑员外所请有违我江湖侠义的话,还望师兄莫要坏了我华山派的名声才是。”

    岳不群哈哈大笑道:“师妹却是说笑了,师兄我又怎么可能会败坏我华山派之声誉呢,就算是别人答应,为兄我还不答应呢!”

    一夜无话。

    岳不群早早起身于山顶练剑,一道剑光袭来,岳不群见状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回首便是一剑刺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宁中则。

    夫妻二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举案齐眉数十年,似这般交手练剑已然不下千百次之多,对于对方早已经再熟悉不过。

    最终岳不群压下宁中则手中长剑轻笑道:“师妹剑法却是精进不少,为兄佩服。”

    宁中则手中宝剑归鞘,一边从岳不群手中接过宝剑一边道:“师兄,冲儿自归来之后便被你打发前去思过崖面壁思过,至今差不多已经有半年之久,就算是有什么过错,也是差不多了。相信冲儿自己也知道自己错了,以后定然不会再犯!”

    提及令狐冲,岳不群皱了皱眉头,不过看宁中则盯着自己,一副为令狐冲求情的模样,岳不群一声轻叹道:“罢了,希望如夫人所言,那就解了他的禁闭,让他回来吧!”

    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宁中则道:“那师妹这就让珊儿去通知冲儿!”

    思过崖之上,山洞之中,令狐冲正同风清扬过招,不得不说,不管令狐冲秉性如何,至少他在剑法之上天赋还是相当惊人的。

    不过是一夜功夫,在风清扬教导之下,令狐冲竟然已经学会了独孤九剑之破剑式。

    独孤九剑本身就是一门极重悟性的剑法,若是剑道奇才,一旦入门,自是一日千里,精进非常,若然参悟不透其中精妙之处的话,纵然是苦修一生,也不过是在门槛之外徘徊罢了。

    显然令狐冲便是剑道奇才,独孤九剑就像是为其量身打造一般,哪怕是风清扬都为令狐冲在剑道方面的天赋而感到惊叹不已。

    不过令狐冲展露出这般的天份,一夜之间能够学会独孤九剑其中一式那已经是相当不差了,所以风清扬倒也没有接着再传其其他几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风清扬何等修为,自然是早早察觉到有人接近,冲着正沉浸在剑法当中的令狐冲道:“令狐冲,有人来了,老夫传你剑法之事,你不可以告诉第二个人知晓,更不许将剑法外传,你可知晓。”

    令狐冲向着风清扬恭敬拜下道:“令狐冲谨遵前辈教诲,即便是师父、师娘,令狐冲也会守口如瓶,不露一言!”

    等到令狐冲抬起头来,山洞之中哪里还有风清扬的身影,这会儿山洞之外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大师兄,大师兄,我来看你了。”

    听到那声音,令狐冲眼睛一亮,口中欢喜道:“小师妹!”

    岳灵珊跑进山洞当中,俏脸红扑扑的看着令狐冲道:“大师兄,恭喜你了!”

    令狐冲不由惊喜道:“小师妹,莫不是师父他答应让我离开思过崖了?”

    “咯咯!大师兄果然聪慧,今天娘亲向着父亲替大师兄求情,父亲已经同意让你下山了!”

    令狐冲闻言随手将手中长剑丢到一旁,冲着岳灵珊道:“哈哈,实在是太好了,这大半年真的是将我给憋坏了啊!”

    岳灵珊娇笑道:“走吧,大有他们这会儿都等着师兄呢。”

    过了几日,岳不群再次下山,宁中则看着岳不群离去的身影,唤来令狐冲。

    令狐冲见到宁中则的时候道:“师娘,您找我有事吗?”

    宁中则脸上带着几分犹豫之色道:“冲儿,师娘让你去办一件事,你可愿意?”

    令狐冲忙道:“师娘尽管吩咐便是。”

    宁中则轻叹一声道:“这华山离不开师娘,自你同你师父从江南归来,你师父便时常下山,一去便是几日,也不知道究竟再做些什么,师娘想让冲儿你……”

    令狐冲一下子就明白过来,难怪宁中则会这般犹豫,原来是想要让自己去跟踪自己师父。

    不过令狐冲向着宁中则道:“师娘不必忧心,既然师娘担心师父,那么弟子便替师娘前去看看师父在忙些什么!”

    宁中则犹豫一番,点了点头道:“冲儿你自己小心一些,莫要让你师父发现了!”

    华山脚下几个月前从外地来了一位郑员外,这位郑员外却是豪奢,在山下的镇子上开了几间铺子,又修了一座园子,登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会儿这么一座园子当中,一间静室内,原本富态的郑员外这会儿却是恭敬的站在那里,向着坐在上首的一人一礼道:“见过大人!”

    那人稳坐其上,面冠如玉,气质儒雅不俗,若然让江湖中人见到,只怕一下就能够认出对方来。

    岳不群。

    岳不群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这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岳不群在这里明显身份很是不一般。

    尤其是那声名在外的郑员外竟然尊称岳不群为大人。

    岳不群冲着郑员外点了点头道:“郑百户,此番你传讯于我,可是有什么急事吗?”

    郑虎向着岳不群道:“回禀千户大人,我们的人近日查探到了朝廷钦犯杨廷和的行踪!”

    “什么?杨廷和!”

    岳不群不由一惊,自几个月前岳不群因为种种缘由加入了锦衣卫,岳不群便被任命为一方锦衣卫千户,华山地界所有的事务皆由其处置。

    如果说是东厂的话,实在是东厂恶名在外,岳不群自然不愿加入其中,可是锦衣卫却是不同,哪怕是锦衣卫一样名声不怎么样,但是那终究是天子亲军,朝廷正正经经的官职。

    许多朝廷官员子嗣都被天子恩宠加封为锦衣卫百户、千户,所以说锦衣卫的名头有时候那就是一种荣誉。

    楚毅接掌锦衣卫之后便传令给地方锦衣卫接触岳不群,果不其然,岳不群对加入东厂有所抵触,但是对于接受锦衣卫千户的职位却是没有多少抵抗。

    如今距离岳不群坐上锦衣卫千户之位已经有两个月之久,早已经适应了自身身份上的变化,甚至还养出了几分官威。

    同样岳不群通过锦衣卫的渠道要比普通人了解的多的多,这天下百姓可不知道杨廷和同吕文阳清君侧之事,在民间乃至江湖之上,大家只知道天子昏庸为大奸贼楚毅所蒙蔽,迫害朝廷忠直之大臣,就连名动天下的杨廷和都为奸贼所通缉。

    正因为知晓其中详情,所以岳不群很清楚杨廷和在朝廷当中的地位,这样一位影响力巨大的朝廷钦犯不管是谁,只要能够将其捉拿归案,这绝对是天大的功劳。

    岳不群倒是没有想过前往京师做什么大官,可是如果华山派能够得到朝廷的封赏的话,那么华山派绝对可以一跃成为同少林、武当相媲美的存在。

    少林、武当为何在武林中地位那么高,一方面是因为两者底蕴深厚,源远流长,另外一方面何尝不是因为受到朝廷敕封扶持的缘故。

    大明自立国之初对于江湖势力便是持打压的态度,这种情况下,各门各派想要发展壮大明显没有那么容易,甚至有其上限所在。

    也只有少林、武当的朝廷封赏,得到朝廷的扶持,所以才能够远超江湖各大门派。

    而楚毅一封书信便打动了岳不群,使其加入锦衣卫,正是向其保证,只要岳不群能够为朝廷立下功劳,那么到时候便可奏请朝廷敕封华山派。

    这对于将自己一生都倾注于壮大华山的岳不群来说,面对这样的诱惑,岳不群自然抵抗不了。

    只不过想要立下功劳可没有那么容易,这些时日他主持华山周遭的锦衣卫铲除不服约束的江湖人士,树立了自身威望,已然将手下的一众人收服。

    正想着该怎么才能够立下大功,好奏请朝廷敕封华山派,却是没想到下属这边便给他了一个惊喜。

    杨廷和,只要能够抓到杨廷和,这对于朝廷来说,绝对是一大功劳啊。

    眼中闪烁着精芒,岳不群看着郑虎道:“郑百户,果真有关于杨廷和的踪迹?”

    郑虎抱拳道:“我们的人手来抱,不久前有一颇似杨廷和之人入了卫府!”

    眼睛一眯,岳不群惊讶道:“知府卫宏大人?”

    郑虎自然知道岳不群为何会如此惊讶,毕竟此事涉及一地最高官,知府卫宏。

    要知道知府卫宏可是方圆数百里的官位最高者,下面十几个县皆受其约束、管辖,甚至可以说他们锦衣卫所也在一定程度上要受其影响。

    郑虎站在那里,这件事情涉及知府卫宏,事情自然没那么简单,所以岳不群犹豫也在意料当中。

    岳不群沉吟良久,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若然知府卫宏果真窝藏朝廷重犯,此为罪大恶极,我锦衣卫为天子亲军,自然有权将其拿下。”

    郑虎道:“可是大人,如果说到时候我们搜不出杨廷和的踪影的话,那么卫宏必然震怒,到时候大人只怕是麻烦不小。”

    岳不群捋着胡须微微一笑道:“无妨,待我去试探一下便可知晓。”

    说着岳不群向着郑虎道:“替我向知府大人送上拜帖,本官上任以来还没有拜访过知府大人,这次便去见一见吧。”

    郑虎抱拳应声道:“谨遵大人之命。”

    【大章送上,争取再来三更,啥都不多说了,月票砸过来啊!】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