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袭红衣是东方【求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阁老付政面色惨白坐着吊篮被放了下去,手捧着圣旨,战战兢兢足足一盏茶功夫才行至吕文阳、张永等叛军高层之前。

    骑在高头大马之上,吕文阳淡淡的看了付政一眼道:“哦,这不是付阁老吗?您老这是来作甚啊?”

    战战兢兢的付政将圣旨取出,颤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吕文阳一把将圣旨自付政手中夺了过来,然后丢在地上喝道:“阉贼乱政,天子为阉贼所挟持,此圣旨乃是阉贼假传圣旨,阁老付政依附阉贼,实在可恨,来人,将之阵前祭旗,以壮我大军声威。”

    付政闻言顿时吓得跌坐于地,尖叫道:“乱臣贼子,尔等俱是乱臣贼子啊!”

    不过很快付政的尖叫声戛然而止,一颗头颅高高挂起,吕文阳嚣张无比的笑声在城下回荡。

    张仑立在城墙边上,看着下方的吕文阳如此之张狂不禁一拳砸在城墙之上道:“可恶,吕文阳叛贼,竟然如此之猖狂。”

    楚毅却是神色平静道:“不过一冢中枯骨而已,小公爷何须为其动怒。”

    张仑深吸一口气,看了那吕文阳一眼道:“待擒得这老贼,定将其千刀万剐。”

    叛军耀武扬威一番缓缓退去。

    一间营帐之前,几名太阳穴高高凸起的精壮汉子立于周围,这会儿吕文阳与张永二人行至营帐之前,就听得吕文阳向着守在门口处的一名汉子道:“教主可在营帐之中?”

    就再这时,营帐之中一个声音清脆而又飘忽传出道:“吕总督既然来了,且进来叙话吧。”

    一名汉子掀开帘子,吕文阳同张永迈步进入营帐之中。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袭红衣,眉目如画,斜躺在那里的一道身影。

    对方凤目之中无形之中自带威严,却有几分柔媚流露,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双眉如锋,鬓如刀裁,微微一瞥,尽显万种风情。

    只看一眼,吕文阳便努力让自己的目光从对方身上转移开来,深吸一口气向着对方拱手道:“东方教主!”

    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是日月神教之主,有着江湖第一人之称的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洒脱无比,缓缓坐起身来,伸手一招,茶几之上的一个酒葫芦落入其手中,清冽的酒水入口,一股酒香弥漫开来。

    看着对方潇洒恣肆饮酒,顾盼之间端庄从容,吕文阳若非是知晓对方底细的话,怕是真的要当对方是一绝代红颜看待了。

    强忍着心中悸动,吕文阳盘膝而坐道:“不知教主准备何时去寻那楚毅!”

    东方不败剑眉一挑,手中酒葫芦顺手一抛正挂在营帐当中的挂钩之上,长袖一展,眉目之间霸气毕露道:“本教主何时去寻楚毅,吾自有定夺,吕总督却是莫要忘了我等约定才是。”

    吕文阳被东方不败盯着,心中隐隐有些发慌,对方忽男忽女,柔媚之时犹如绝代红颜,然而似这等霸气毕露之时,却让他生出一种面对绝代枭雄的感觉。

    深吸一口气,吕文阳哈哈大笑道:“教主大可放心,本督与贵教合作多年,难道说教主还信不过本督吗?”

    东方不败淡然瞥了吕文阳一眼,目光落在了张永身上道:“这位便是內官监总管,张永张总管吧。”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东方不败的时候,张永隐隐感觉体内葵花真气颇有几分震动,此时闻言,张永微微颔首道:“咱家张永,见过东方教主。”

    东方不败眼睛一眯,下一刻一道红影闪过,张永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整个人便被掀飞了出去。

    跌落于地的张永一脸的惊骇,犹如见鬼一般看向东方不败,然而对方仍然是那一副慵懒的模样席地而坐,整个人就好像是没有动弹过一般。

    “差,差,差”

    东方不败看着张永,口中连道三个差字,显然是对张永的修为很是瞧不上。

    张永顿时羞窘万分,哪怕是没有用心修炼葵花宝典,但是仗着葵花宝典的诡异,张永就算是比之江湖一流好手也不差多少了。

    但是这会儿却被东方不败用那种不屑的目光盯着,顿时生出几分火气,一个翻身而起,双手挥动,顿时就见一道道银光向着东方不败飞射而来。

    东方不败见状不禁嗤笑一声,长袖一挥,顿时一股劲风席卷而过,定叮叮当当的响声传来,就见张永射出的银针尽数跌落于桌案前的茶杯之中。

    “你……”

    张永惊惧的看着东方不败,他方才可以说是倾尽全力出手了,然而对方却是身形不动,轻描淡写的便将他的手段给化解于无形,这等手段,这等堪称出神入化的修为,自然是让张永深为震撼。

    东方不败淡淡道:“若然那楚毅也就这般修为的话,杀之却是脏了本教主之手。”

    闻得东方不败提及楚毅,张永也顾不得楚毅乃是他的死对头了,带着几分不服道:“东方教主莫要那咱家与楚毅相提并论,咱家这点修为较之楚毅却是差了太多,虽然咱家不是东方教主对手,然则教主却未必能够拿得下楚毅。”

    “哈哈哈”

    东方不败豪气顿生,豁然起身,一袭红衣,转过身,凤目之中闪过精芒盯着张永道:“是吗,既如此,本教主却是要看看,究竟是大内秘传葵花宝典强,还是本教主所修习之葵花宝典更强。”

    这会儿吕文阳闻言拍手道:“自然是东方教主更胜一筹,那楚毅如何是教主之对手!”

    东方不败丝毫不为吕文阳之言所动,长袖一挥,长发飘飘披散于肩,风流倜傥,身形一倒继而侧卧于毛毯之上,恣意洒脱道:“替本教主传话于楚毅,今夜子时,本教主邀君一战!”

    吕文阳大喜道:“教主放心便是,本督这便派得力人手去传话于楚毅。”

    退出营帐,吕文阳同张永对视一眼,长出一口气。

    大帐之中,吕文阳二人走入其中,就见一道身影盘膝而坐,赫然是当朝首辅杨廷和。

    当然准确的说是前首辅杨廷和才对,这会儿杨廷和神色平静的坐在那里,眼见二人走进大帐,杨廷和只是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

    吕文阳盘膝坐在杨廷和对面看着杨廷和道:“时至如今,阁老就没有什么话要对吕某说吗?”

    杨廷和手中茶杯放下,淡淡的看着吕文阳道:“老夫还是那句话,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尔等绝非楚毅对手,也太小瞧了京师之中的力量。”

    吕文阳面露不屑之色道:“本督知晓阁老要说京营十几万大军,可是那又如何,不过是一群老弱病残之辈,城门洞开之时,一切便成定局。”

    杨廷和微微一叹,看了吕文阳一眼道:“这不过是楚毅设下的一个局,吕大人此番却是害人不浅矣!”

    吕文阳盯着杨廷和,突然之间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杨大人啊,杨大人,您还是那样的八风不动啊,自你出京的那一刻起,你便应该想到会有今时今日,说到底,大人您不一样是在赌吗?”

    杨廷和眼睛一眯,没有理会吕文阳,低头品茶之间,水汽缭绕下,隐约可见杨廷和神色变幻不定,显然杨廷和心中并没有他表面那么的平静。

    看了杨廷和一眼,吕文阳信心十足道:“大人不妨看吕某如何斩了那楚毅,杀入京师,介时尚且需要大人稳定大局。”

    看着吕文阳还有张永离去,杨廷和幽幽一叹道:“子成,你说吕文阳他们能够成功吗?”

    随着杨廷和话音落下,一道身影出现在营帐当中,赫然是那孔门弟子宋玉。

    宋玉缓步上前,冲着杨廷和一礼道:“正如那吕文阳所言,师叔不也是在赌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斩了那楚毅,天子必然乱了方寸,京师自会陷入一片混乱,到时老师无论是拥立新帝还是杀吕文阳平叛军,皆是与国有功,名垂青史。”

    捋着胡须,杨廷和目光有些飘忽叹道:“可是为师却是心中不安啊!”

    宋玉却是道:“吕文阳却是请了一位了不得的帮手,对方出手的话,楚毅此番只怕有难矣!”

    杨廷和闻言道:“子成所言便是那日月神教之主,东方不败吧。”

    宋玉神色一正道:“不错,正是此人,师侄曾暗中窥视那东方不败,相隔遥远却仍然被对方所察觉,单单这一点便要强过那楚毅一筹,师侄怀疑那东方不败可能在先天之境比任何人走的都远。”

    杨廷和微微颔首道:“哪怕是三教隐世不出的高人尽皆算上,那东方不败也足可名列前茅,倒是当得起他那不败之名!”

    沉吟一番,就听杨廷和道:“若然果真对上那楚毅的话,结果还真难以预料!”

    宋玉闻言不禁眉头一挑道:“师叔是不是太过高看那楚毅了,他如何能够及得上那东方不败。”

    杨廷和瞥了宋玉一眼道:“你可知楚毅此子修行葵花宝典不足十年便已然达至先天之境,此等速度堪称罕见,即便是三教历代强者,也没有几人可与之相比。”

    宋玉不服道:“那又如何,若然再给其十年时间,或许他能够同东方不败一较高下,哪怕是胜过东方不败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当下,他绝非东方不败之对手。”

    杨廷和眸光闪烁道:“希望如此吧!”

    沉吟一番,杨廷和冲着宋玉道:“子成,你且去……”

    冲着宋玉一番吩咐,虽然说宋玉有些不怎么情愿,不过还是遵从他的吩咐前去做一些安排。

    城墙之上,楚毅这会儿正同成国公、定国公等人在城门楼当中歇息,突然外间传来浑厚的呼喝声:“楚毅楚总管何在!”

    楚毅只听那呼喝之声便能够判断出对方乃是一江湖好手,成国公几人目光投向楚毅。

    楚毅微微一笑道:“待本督前去瞧一瞧。”

    高墙之上,楚毅目光一扫,就见下方一名劲装汉子正在呼喝。

    “楚某在此!”

    那劲装汉子哈哈大笑,手中信函一掷,直奔楚毅而来同时道:“我家总督有信函奉上。”

    楚毅探手轻飘飘的将那信函接过,这会儿成国公、定国公等人也走了过来,目光自然而然落在楚毅手中那一封信函上。

    【近一万两千字送上,月票,打赏有没。】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