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百五十二章 睚眦必报的首相【1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如徐宁这般身在官场之人,楚毅只需要一纸调令便可将其调来,可以说是最容易招来的人选了。

    以皇城司的能力,不过是半天时间,林冲便急匆匆的拿着皇城司打探来的情报前来禀明楚毅。

    果不其然,徐宁就在金枪班之中任职。

    确定徐宁就在金枪班之中任职,楚毅当即便派人前往禁军征调徐宁。

    或许眼下楚毅在众人眼中并不如童贯、蔡京等人受宠,可是如今天子明显有重用楚毅的意思,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同楚毅作对。

    再说了,楚毅不过是从禁军当中调一个人入东厂罢了,真正有可能会给楚毅带来麻烦的就是那些文人,关键在那些文人眼中,宦官和武将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就连接到了消息的章惇都没有将楚毅太过放在心上,其他的那些文臣更加没有兴趣理会楚毅。

    禁军金枪班教师放在京师当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京师重地,随便出去逛一逛可能都会遇到一位高官,如徐宁这般小小的一个教师,也就比平常百姓稍微好那么点罢了。

    这一日徐宁正如往常一般在金枪班轮值,突然就见自家上司走了过来,在他面前停下,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他。

    就算是以徐宁宗师之境的修为,可是在自家上司那诡异的目光注视下仍然是忍不住心中发慌起来。

    努力的平复心中的波澜,徐宁道:“陈指挥使何故这般盯着属下。”

    陈利将一纸调令递给徐宁道:“徐教师,不曾想你竟然还有这般的关系,这是东厂的调令,你收拾一下,即刻前往东厂报到吧。”

    徐宁一脸呆滞的站在那里,满脸的愕然之色,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调令给搞懵了。

    什么东厂,他也就是不久之前才听说东厂的名头,但是他一个小小的教师而已,又怎么可能会同东厂扯上关系呢。

    至少据他所知,东厂前身可是皇城司的一部,后来改为东厂,其中成员几乎全部都是出身大内的内侍,他一个教师,怎么就会被调入东厂呢。

    几乎是下意识的,徐宁向着陈利道:“指挥使,会不会搞错了,属下同东厂根本就没有什么联系啊,怎么会……”

    陈利将那调令拍在徐宁面前的桌案之上道:“徐教师且看清楚了,这调令上面写的明明白白,大内禁军金枪班教师徐宁,难道说我们大内禁军金枪班之中还有第二个徐宁不成?”

    徐宁家境不差,不像许多禁军一样大字不识一个,所以看到被自家上司拍在面前的调令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他徐宁。

    看着徐宁发愣,陈利拍了拍徐宁的肩膀道:“虽然说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调令已经下来,所以说徐宁你还是赶紧收拾一下,前往东厂报到吧。”

    说完这些,陈利转身离去,只留下一脸搞不清楚什么状况的徐宁。

    待到陈利离去之后,金枪班的其他人一下子围了上来,方才陈利同徐宁之间的对话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大家非常好奇,徐宁怎么就被调去东厂了呢。

    说实话,他们在这金枪班当中当值,日子简直是平淡如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根本就看不到一点未来。

    至于说有朝一日能够入了天子的法眼转到地方统领大军,这怕是只能想一想,这么多年了,也没见有谁能够从金枪班走出去,成为一方将领的。

    但凡是有志向的人很少会愿意在金枪班呆上一辈子,东厂的前身可是皇城司,傻子都知道这改了名的东厂是做什么的,虽然说同一群宦官为伍,但是他们禁军比起宦官来也强不了多少,大哥不笑二哥,大家都被那些士大夫们给压制惨了。

    “徐兄,可以啊,不声不响的就找到了门路外调了,将来若是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咱们这一班老兄弟。”

    “是啊,是啊,我就说徐兄非是一般人,总有一日要飞黄腾达的。”

    一干人在这边奉承着徐宁,脑袋乱成一团的徐宁应和着,在一众同僚的帮忙下,徐宁很快就收拾了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简单的打了个包裹,徐宁出了金枪班,带上那调令,直奔着东厂而去。

    别管心中怎么想,既然调令已经下来了,那么他除非是想要违抗军令,否则的话,必须要在限定的时间内前去报道。

    东厂

    一间书房当中,楚毅这会儿正同林冲几人埋头翻看着一堆从皇城司搬来的资料。

    这些资料皆是皇城司这些年所收集的关于宰相章惇的一些消息。

    章惇自官场之上那也是有起有落,直至成为一国之首相,大权在握。

    但是大宋官场就算是首相也很难一手遮天,太祖赵匡胤制定下来的管制可谓冗杂,但是却起到了很好的分化制衡作用。

    宋朝中央分为中书、枢密、三司,分掌政、军、财,宰相之权则是被枢密、三司分化,所以宰相、枢密使、三司使权势不分高下。

    别看章惇乃是堂堂宰相,但是更多的也就是管理政务,至于说军、财大权则是分由枢密使、三司使所掌。

    有宋一朝官职那是有名的名目繁多,一般人看了都觉得眼花缭乱,有些名目听着非常的吓人,其实不过是一介虚衔,根本没有实权。

    而宋朝又施行官称和实职分离,这种情况下许多朝廷官员顶着官称却是无所事事,因为他们没有实职,这一状况使得宋朝朝廷构成及其臃肿、庞大,可谓是冗官的典范了。

    楚毅翻阅着皇城司历年来所收集而来的关于章惇的消息,说实话,对于章惇的能力,楚毅还是相当的赞赏的。

    毕竟章惇做为新党的代表人物,如今更是核心人物,一力贯彻新法的执行,对外保持强硬,几乎挑起宋辽大战,对内推行新法,论及能力,少有人能及。

    然而章惇执政的能力不可置疑,但是其为人却是孤高自傲,最关键的是心胸狭窄,无有容人之量。

    章惇在哲宗一朝可谓独相,执掌大权,疯狂报复昔日旧党官员,大批的旧党官员直接被章惇迫害而死,甚至于就连过世的司马光、吕公著都不放过,上书天子要掘二人之墓。

    华夏之地,死者为大,更何况还是司马光、吕公著这般在前首相的坟墓。

    除此之外,章惇更是掀起元祐案、宣仁案、孟后案,设置看详元祐诉理局,一切对于先朝言语不顺从的人,加以钉足、剥皮、斩颈、拔舌之刑。

    一旁的林冲将一份卷宗放下,吐出一口浊气,一张脸上满是愤慨之色道:“不曾想章惇竟然是这般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之小人,连死者为大的道理都不懂,更是连昔日友人都不肯放过。”

    楚毅听着林冲的感慨,伸手将那一份卷宗拿了过来,翻看一番,上面记载的却是章惇曾向哲宗上书,要求天子派人前往岭南访察,而起真实目的则是将一众流放大臣斩草除根,幸而哲宗言:朕遵循祖宗遗制,不曾杀戮大臣,释放他们不要治罪。这才使得那些流放岭南之地的大臣逃过一劫。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