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百一十五章 祭坛震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816四大恶人之恶名可谓是名动江湖,不过真正让童贯所重视的反倒是四大恶人之手,有着恶贯满盈之称的段延庆,此人乃是大理段氏皇族,身兼大理皇家神功一阳指,一身修为放眼江湖之上,绝对是顶尖的存在。

    反倒是四大恶人其余三人,叶二娘、云中鹤、南海鳄神,一身修为放眼江湖之上也最多算得上是一流,强如叶二娘倒也有着大宗师的修为,只是比起段延庆那无上大宗师之境的修为来,显然是差了一个层次。

    修为最差的云中也就不过是宗师之境的修为罢了,如果说不是仗着一身精妙的轻功的话,怕是早就被人将脑袋摘了去。

    但是不管怎么说,段延庆之一身修为即便是童贯都要慎重对待,至少一旦交手的话,童贯却是没有什么把握能够压制段延庆。

    段延庆一步踏出,手中拐杖虚空一点,顿时一股凌厉无比的真气犹如利箭一般破空而来。

    一股森然的杀机临身,楚毅想都没有想,当即身形一晃,螺旋九影施展开来,空中呈现出九道身影,避开了段延庆一击。

    段延庆不愧是四大恶人之手,一出手便展现出了强横的修为,甚至以一人之力压制童贯,尚且还有余力对楚毅、赵固几人出手。

    手中拎着鳄鱼剪的鳄老三这会儿正咔嚓咔嚓的舞动剪刀同鲁达大战在一起,两人的风格相似,但是鲁达却是鲁莽之中带着精细,比之鳄老三来显然是稍稍强出几分来。

    至于说叶二娘、云中鹤,此时两人却是游走在一众皇城司士卒之间,这些士卒皆是精挑细选出来的江湖好手,哪怕是面对叶二娘。云中鹤这样的人物,仍然是没有乱了阵脚。

    三五一人结成战阵,虽然说面对叶二娘、云中鹤他们的时候显得岌岌可危,至少不至于被一边倒的屠杀。

    但是眼前这情形对于楚毅等人来说显然是非常之不妙,因为一旁尚且还有赫连铁树没有出手,一旦赫连铁树出手的话,情势只怕会瞬间恶化。

    段延庆一招一式之间皆蕴含着莫大的杀机,童贯比之段延庆稍稍差了一筹,便是这一丝差距却是使得两人之间拉开了距离,否则的话也不至于连楚毅还有赵固二人也被段延庆给牵扯住。

    恢复了几分元气的赫连铁树此时苍白的面容之上恢复了几分红润之色,周身传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就见其一口浊气喷吐而出,尤其气箭一般。

    眼中闪烁着狠厉之色,他赫连铁树一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如果说不是这一次外出他将四大恶人给带上的话,这一次说不定就要阴沟里翻船了。

    一想到自己很有可能会栽在这些人的手中,赫连铁树心中杀机更盛了几分。

    “延庆太子,还请助本王将这些人拿下!”

    带着几分愤恨,赫连铁树一步踏出便是数丈距离,同时手中长枪向着楚毅挑了过来。

    被段延庆给拖住的三人当中,楚毅的修为算是最差的,至少明面上是最差的,所以说赫连铁树这一出手便直奔着楚毅而来。

    正所谓柿子挑软的捏,在赫连铁树眼中,或许只需要一招便可以将楚毅给轻松拿下,这一枪奔着楚毅肩膀而来,他可以笃定,自己这一击必然可以洞穿楚毅之胸膛将其挑起。

    然而赫连铁树下一刻却是眼睛一缩,楚毅非但是没有被挑起,甚至整个人气势为之大变,修为蹭蹭暴涨,一瞬间便飙升到了无上大宗师之境。

    就见楚毅身形化作鬼魅一般,手掐剑诀直奔着赫连铁树的心口要害点了过来,这一记剑指若是点在了赫连铁树的心口的话,纵然是赫连铁树修为高深,怕是也要当场陨落。

    倒吸了一口凉气,赫连铁树见鬼了一般倒退,同时手中长枪舞动在其身前布下了一张弥天大网。

    由动而静,由静而动,原本漫天都是楚毅的身影,可是在一瞬间所有的身影都消失不见,归于一道身影,正是楚毅的真身所在。

    楚毅此时身上散发着无上大宗师的气息,浑厚如山岳一般,看呆了赫连铁树,哪怕是正同童贯、赵固交手的段延庆也不禁为之一愣。

    楚毅是何等的修为自然是瞒不过段延庆这样的强者,所以楚毅身上的气息变化才使得段延庆这么的关注。

    从一介宗师一下子飙升到无上大宗师之境,这是境界的跨越,也只有一些禁忌秘术方才能够有这般的效果。

    但是让段延庆为之迷惑不解的是,如果说是施展什么秘术拼着元气大伤而强行提升修为的话,那么楚毅所流露出来的无上大宗师之境的气息应该是非常的不稳定才对,但是这会儿楚毅的气息却是如山似岳一般,那种稳固就算是他们都自愧不如。

    童贯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惊异之色,显然是被楚毅突然之间所展现出来的强横修为给镇住了。

    他本以为自己的修为是一行人当中最强的,谁不知道楚毅竟然会有这么强的修为啊。

    楚毅心头却是在滴血,他这突然之间暴涨的修为可不是施展什么禁忌手段,而是受到起运皇朝的启发,燃烧气运所提升的修为。

    燃烧一万气运的话,差不多可以让他维持无上大宗师之境的修为一盏茶的时间,如果说楚毅愿意的话,燃烧百万气运,他可以维持天人之境几个呼吸的功夫。

    上百万的气运,说实话,楚毅还真舍不得随随便便的有消耗掉,真以为积攒上百万气运那么容易啊。

    就算是上万气运换取无上大宗师的修为,楚毅都是非常的痛惜的。

    一想到上万气运被消耗,楚毅心头便忍不住的生出几分火气来,目光一凝,楚毅身形扑向了赫连铁树。

    赫连铁树走的是军中路线,一身修为直来直去,粗暴无比,极其适合沙场征伐,但是一旦同江湖好手交手的话,一般来说却是要受到极大的限制。

    如赵匡胤一般凭借着一杆铁棒打遍天下无敌手,无论是江湖还是天下,均没有人是其对手,可见赵匡胤那蟠龙棍法不只是适合擅长厮杀,同样也适合江湖搏斗。

    赫连铁树比之赵匡胤来显然是差了一筹不止,所修炼的功法却是难以兼顾江湖搏杀,因此大开大合之间虽然看上去虎虎生威,霸气无比,但是却失之于精妙,被楚毅寻了破绽,三下两下便在身上留下了几处血洞出来。

    也亏得赫连铁树本能的闪避,才没有被楚毅伤及要害部位,可是就算是没有伤及要害,但是也镇住了赫连铁树。

    正所谓久守必有失,在楚毅的狂攻之下,赫连铁树根本就不敢保证自己能够防得住楚毅的攻势,一旦抵挡不住的话,只怕眨眼之间就会被楚毅给点成了马蜂窝。

    一声凄厉的嘶吼之声从赫连铁树的口中传出,就见赫连铁树周身的那一件甲胄陡然之间炸开,顿时就见一道道的寒光激射开来,在赫连铁树的操控之下如同暴雨一般向着楚毅覆盖过来。

    好一个赫连铁树,他这一件甲胄竟然是其请了能工巧匠特意锻造而出,不止是有着防身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一旦遇上了强敌,赫连铁树可以将这甲胄毁掉,使之化作一件件犹如飞刀一般的利器伤敌。

    楚毅眼睛一眯,心头生出了几分危机感,虽然说没有预料到赫连铁树竟然还有这般的后手,但是楚毅却是不慌不忙,就见楚毅周身气息鼓胀开来。

    砰砰砰的响声传来,就见那一件件由甲胄碎裂开来的碎片大部分都被楚毅凭借着护身之罡气给挡了下来,只有寥寥几件破开了罡气,但是这几件虽然说破开了罡气,却也没有给楚毅造成什么影响,反倒是楚毅这会儿正捏着几件甲胄碎片,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那碎片。

    自己那算得上是压箱底的防身之法就这么的被楚毅给化解,赫连铁树显然是有些发懵。

    赫连铁树可不止仗着这秘密甲胄杀了不止一名同级别的对手,但是这一次却是出师不利。

    “走!”

    心头生出几分脱身之念,同时赫连铁树向着场中看了过去,就见四周身影稀少了许多。

    本来楚毅一样有着数十人的,可是这会儿也就剩下了十几人,如果说再有一炷香的时间的话,说不得云中鹤、叶二娘二人便可以将皇城司的那些精锐士卒给斩杀一空了。

    深吸一口气,赫连铁树冲着段延庆道:“延庆太子,还请助我应敌!”

    段延庆一指逼退了童贯,拐杖一点地面,整个人跨越十几丈的距离出现在楚毅头顶上空,一指向着楚毅点了过来。

    对于一阳指大明,楚毅可是闻名已久,如今终于可以亲自领教一番了。

    同样是手掐剑诀,就见楚毅一指点向了段延庆,顿时楚毅那一指正中段延庆手中的拐杖。

    拐杖的顶端同楚毅手指碰撞在一起,一股醇厚无比的内息瞬间破开了楚毅的护身罡气,顺着穴位激荡,大有冲垮楚毅周身筋脉的意思。

    然而楚毅修行葵花宝典,又岂是易于之辈,澎湃的内息滚滚而来,刹那之间便将那侵入体内的内息镇压磨灭。

    不过单从这一点却也能够看出,楚毅没有修行高明的指法,却是在同段延庆的碰撞当中稍稍吃了点亏。

    虽然说楚毅稍稍吃了点亏,但是段延庆心中却是泛起了无限波澜,他那一指可是蕴含了他十成的力量,等闲情况下,一指点出,眨眼功夫便可以震断对方的心脉,纵然是仙神下凡也未必能够将之救回。

    然而他那一指下去,楚毅也不过是身形微微一晃,整个人瞬间便恢复了过来,就如同没事的人一般,这却是让段延庆自心中拔高了对楚毅的评价。

    “哈哈哈,贤弟,童某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话之间,就见童贯大步而来,长袖展动,杀机凛然向着段延庆杀了过来,他一人或许不是段延庆之敌手,但是联合了楚毅的话,童贯却是有十足的把握将段延庆给留下来。

    段延庆不由皱了皱眉头,同为无上大宗师之境,段延庆也就是稍稍强出童贯那么一丝罢了,单打独斗的话,两人谁也奈何不了谁,无非就是段延庆稍微占了那么点主动罢了。

    不管是直面童贯又或者是楚毅,段延庆都无所畏惧,可是二人联手的话,段延庆却是有些担心起来。

    叶二娘、鳄老三、云中鹤,这三人根本就帮不了什么忙,因此段延庆看了一眼没有出手意思的赫连铁树,手中拐杖就那么一点,整个人飘然落下,拉开了同楚毅之间的距离声轻咳道:“老二、老三、老四,罢手吧!”

    叶二娘怀中抱着婴孩,身上却是染满了鲜血,此刻正一脸慈爱的看着怀中的婴孩,口中呢喃:“我的孩儿,我的孩儿……”

    手一抖,叶二娘怀中婴孩被其抛废了出去,就看那高度,这要是摔下来的话,只怕当场就能够将那婴孩给摔死。

    “孽障!”

    就听得楚毅一声断喝,叶二娘的注意力从孩子身上转移到了楚毅身上来,下一刻就见一道身影出现在其身前。

    心口一股剧痛传来,嘴角渐渐地有鲜血渗出,叶二娘就感觉全身的力气像是被人给抽走了一般,整个人无力的萎顿在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其抛飞出去的婴孩已然落入到了楚毅的怀中,一张肉呼呼的小脸正对着楚毅,眼睛灵动无比,似乎是看到楚毅,竟然在楚毅的怀中咯咯笑了起来。

    “叶二娘,当诛!”

    说话之间,楚毅神色平静的向着叶二娘一记拂袖,一股澎湃的大力向着叶二娘席卷而来。

    “住手!”

    便被童贯拖了那么一刹那的功夫,叶二娘整个人被楚毅给扇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坠落于地,一口鲜血哇的一声喷涌而出,其中夹杂着五脏六腑的碎块。

    不用说,方才楚毅那一击已经是将叶二娘给重创,心脉已断的叶二娘即便是不吃楚毅那一拂袖,怕是也坚持不了几个呼吸。

    就在叶二娘轰然坠地的一瞬间,楚毅就感觉到识海之中,气运祭坛微微震动。

    心头生出几分惊愕之感的楚毅暂且压下内心的以后,目光看向段延庆还有赫连铁树等人。

    赫连铁树却是能够审时度势,果断取舍,眼见楚毅突然爆发,心中其实早就做出了选择。

    “延庆太子,我们走,待本王点起兵马,定要他们好看!”

    四大恶人相互之间其实根本就没有太深的感情,叶二娘身死也不过是让段延庆几人稍稍的生出几分兔死狐悲之感。

    Ps:推荐一本书,《时尚大佬》,大佬,大家都是大佬啊!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