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359章 我愿化身金属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虽然是邪术,但不得不说是种很便利的技能。”仓鼠号望着七彩神器光芒,感觉自己的鼠眼阵阵难受,七彩宝光好刺眼。

    石碑道友肯定道:“霸宋的《养刀术》绝对变异过,我敢打赌原版的《养刀术》一定没这样强大的效果。”

    仓鼠号顿时想起了邪莲世界中的主人,白主宰每次在霸宋号离开后,就会在‘封印柱’上狂刷《养刀术》,但一直没有效果。这么一想的话,石碑道友说的有道理。

    “有效果了吗?”葱娘好奇问道。

    “还没感觉……黄金阵盘也没有反应。”宋书航回道。

    不过他并没有着急,当初刷‘封印柱’时,他都刷了近一天时间,他并不缺耐心。

    而且,别忘记他手中还有‘天道的眼药水’,如果《养刀术》都不起作用的话,那就来一滴天道眼药水,试试能不能产生化学反应。

    ……

    ……

    同一时间。

    在一处即不属于现世,也不属于九幽的金色空间中。

    有道身影默默的蜷缩成一团,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在痛苦之余,他偶尔还会伸出双手轻轻鼓掌。

    这时,又有一道幽灵般的身影悄然浮现,出声道:“陛下,地上凉,快起来吧。”

    “让我再躺会儿,咝~痛煞我也~”蜷缩着的身影痛苦道。

    幽灵般的身影疑惑道:“那陛下你为何要连连鼓掌?”

    “因为——如果你感觉痛苦你就拍拍手?”蜷缩着的身影说着,痛苦的击掌。

    幽灵身影:“……”

    MDZZ

    ……

    ……

    时间一点点流逝。

    核心世界中。

    滩成一团的宋书航用身体包裹着黄金阵盘,不断的施展《养刀术》。

    他的身体一直在行动,但他的意识,却已经陷入到了睡眠状态。

    边上,葱娘和黑皮羽柔子相依于一起,躺在宋书航不远处沉睡过去。仓鼠号则靠在石碑道友的身上,合上鼠眼。

    核心小助手取来被单,给她们盖上。

    “他们可能是太累了。”楚阁主轻声道。

    躲避九幽主宰的追杀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龟前辈点头道:“毕竟普通七品尊者面对九幽主宰的话,九幽主宰吹一口气就能将七品修士灭掉——书航还活蹦乱跳已经很难得了。”

    楚阁主轻轻点了点头。

    这时,原本处于‘睡眠状态’的宋书航,突然用力抽搐了起来,烟雾状的身体开始翻滚。

    龟前辈伸爪子一掏,将宋书航的身体镇压下来:“怎么回事?是黄金阵盘被激活了?”

    “没有。”楚阁主道。

    “他像是做噩梦了?”心魔赤霄剑猜测道。

    石碑道友压在宋书航的烟雾之身上,替他检查了下身体状态。

    片刻后,石碑道友回道:“不用担心,没什么大事。因为霸宋道友之前鉴定‘人造小世界碎片’的痛苦,失去了意志压制,所以他的身体开始痛苦抽搐。”

    “原来……他还是会感觉到痛的?”楚阁主道。

    龟前辈附和道:“我也以为他的痛觉神经已经失灵了。”

    宋书航的身体在又抽搐了片刻后,缓缓平静了下来。

    此时他的意识,正陷入一个很有‘仙气’的梦境中。

    在一个仙境般的小世界中,宋书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埋’在土地深处。

    但他的意识却可以透过土地层,向外扩散,侦察四周的环境。

    【这种感觉,是入梦?】

    没错,是久违的‘入梦’感觉。

    毕竟有多次经验,宋书航已经熟悉‘入梦’的感觉。

    那么……这次我入梦的对象是谁?

    宋书航开始思索最近和自己接触并达到‘入梦条件标准’的存在。

    最近满足条件的有楚阁主——她一直呆在核心世界,并且身体已经恢复了三分之一。

    然后是‘三眼少年’或是他对应的天道——双方的联系是‘天道眼药水’和‘第三神眼’。

    另外何止魔帝也很很大的可能——何止魔帝给他灌了一身功力,就是结缘。

    天道遗蜕球在某方面来说,也符合‘入梦标准’。

    那么,这次入梦的到底是谁?

    这几位前辈中,有哪位曾经被深埋于地底,动弹不得?

    不会又像‘入梦葱娘’一样,入梦到了植物型妖精的初期,在地底等着生根发芽吧?

    正思索间,远处有一位兽修仙子由远而近,停止在‘宋书航’的头顶。

    这位兽修仙子可能拥有‘凤凰’血统,她站在那里就像一团燃烧的不灭之火。

    兽修仙子选好位置后,开始挖掘。

    不一会儿,她便挖到了宋书航本次入梦对象所埋的位置。

    然后她将‘宋书航’掏了出来。

    而‘宋书航’也终于看清了自己此时的模样,这次的他……成了一块奇怪的金属!

    没错,是一块金属。

    ‘入梦’功能,不仅能入梦生物、植物,甚至能直接入梦金属?

    兽修仙子擦了擦这块金属,盯着看了半天。

    片刻后,她的脸上浮上两片羞云。

    宋书航:“……”

    这位仙子,你看着一块纯朴的金属时干嘛要脸红?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挖出了‘宋书航’这块金属后,兽修仙子便跃出坑洞,并将坑填平。

    她带着金属,开开心心地回去了。

    然后……十年时间过去了。

    这十年时间里,兽修仙子每隔段时间都会过来,欣赏这块‘金属’,并在这块金属中灌入灵力。

    每次在欣赏金属锭的时候,兽修仙子双眼会迷离,陷入到了回忆。片刻后,她双颊会浮上一片羞红。

    宋书航:“……”

    十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有葱娘数百年的葱生经历打底,对于这种身不由己、无聊乏味的日子,宋书航有了抗体。他坚强如合金的道心,完全能耐住区区十几年的无聊岁月。

    第十一年时,入梦的剧情终于发生了变化。

    兽修仙子开始打造这块‘金属’。

    她将金属打造成了一个阵盘模样。

    ——我这次入梦的是阵盘?宋书航一脸懵逼。

    最后,兽修仙子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中,带着阵盘进入到了一颗巨树下。

    她的身上突然燃烧起熊熊火焰。

    巨树、阵盘、兽修仙子,全部被火焰吞噬。

    宋书航再一次品尝到‘身体融化’的痛苦。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