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20章 那天我请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一首歌让东院很多人都记住了麦长林这个名字。

    在他离开舞台后掌声却依然持续。

    军旅版《南山南》曲调是忧伤的,但歌词却唱出了共和国军人的视死如归。

    每年都会有很多人为了这个国家献上了自己的生命。有的名字可能会因为媒体传播使很多人知道,大家在网上发着缅怀的文字,追悼着英雄,但同时也有的名字大家却从未听说过。

    不过无论是否听说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只剩下他的战友和亲人记得他的名字。

    生活在一起的兄弟突然离开,明知自己未来很有可能也是如此结局,虽然恐惧但没有人退缩,这既是责任更是为了守护这片土地上的你。

    同样是比较伤感的乐曲,如果演出的是《二泉映月》,在这种场合大家只会感到别扭与不适,而军旅版《南山南》却能引起共鸣。

    与家人分离是无奈的,但同时也是无悔的,可以说单是坐在这礼堂,就是诠释着责任与奉献。

    毕竟与回家和亲人团聚相比,有谁愿意在这里看演出?

    不过夜松的想法却有些特殊,在听完歌后他呆呆地坐在靠椅上,和回家与家人团聚相比,他更想找到沈泠非然后和他一起到“西大门”与莫琛坐在下来痛快的喝两杯。

    也许尝起来那酒的味道是苦涩的,但和沉积在他们内心十几年的苦水相比,应该是格外甘甜的。

    然而麦长林演出虽然很成功,但之前负责评审的干部马骅却有些后悔。

    他的一首歌把前面几个节目累积欢庆的氛围扫得一干二净,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把气氛扭转一下,马骅不得不临时调换了节目。

    事实证明,他的举措是成功的。

    当音乐响起,穿着白色芭蕾舞裙的五名女兵在舞台上翩翩起舞时,所有学员瞬间不再伤感了。

    没有尖叫。

    没有口哨。

    也没有鼓掌声。

    大家只是呆呆的看着,看着那细长雪白的脖颈,性感的锁骨,以及她们那修长柔美的长腿伸展、抬腿、绷直、屈伸、划圆……

    礼堂内除了伴奏的音乐外再没有其他声音,大家都沉浸在其中,享受着这份美好。

    唯一令人有些不满的是,在节目刚开始不知是谁突然剧烈的咳嗽,听声音好像是从一年级那里传来的……

    不用说,咳嗽的人自然是夜松和豆苗。

    当他们看到穿着白色舞裙的陆筱筱和陈沐登台后不由得咳了起来。他俩怎么也没想到,两人的玩笑之言竟然会成为现实,而且她们还真的在跳《天鹅湖》。

    发现周围人眼睛有些不善,两人连忙捂住了嘴。

    豆苗看着夜松,眼神分明在向示意他示意上台去给她们伴奏。

    夜松没有理会豆苗,现在就算真要

    上去伴奏,也没有小提琴可用啊!

    夜松看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陆筱筱的动作明显有些生疏,要不是她底子好能及时纠正恐怕早就错误百出。再看看旁边时不时眼神示意的陈沐,很显然陆筱筱是被她强拉上来的。

    不过就算她真的出错又如何,夜松看了看四周,大家都是一个表情。

    ooo!

    只要能看到学院冰山女神的舞姿,还管什么对错?

    ……

    晚会第二天便是周末,不过由于春节放假调整,学院还继续上课。

    夜松上午只有三节课,当他拎着手提包准备去图书馆时,发现陆筱筱静静地站在路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陆筱筱身材高挑,修身的常服将她那窈窕的身段完美的展现了出来。不过唯一的不足就是她的胸比较平,要是再挺翘一些绝对会让她显得更加冷艳。

    当夜松逐渐接近她时,陆筱筱突然转过身看着他道:“跟我来。”

    夜松没想到她等的人就是自己,道:“去哪儿?”

    陆筱筱没有说话,转身离去。

    夜松愣了愣然后追了上去。

    他俩一前一后地走着,夜松几次问话陆筱筱都没有回答,只有她的高跟鞋扣击路面时发出脆响。

    夜松不再询问她要去哪了,因为根据路线他已经猜出陆筱筱这是要带他去小花园。

    夜松想破脑袋都不知道她带自己去哪里是要干什么,难道许久没切磋她手痒了?

    在回廊深处,陆筱筱终于停了下来。

    她转过身直勾勾地盯着夜松的脸看。

    夜松被她看得有些发毛,脑子里却满是问号。

    她究竟要干什么,真相打的话就快点儿动手,要不然等会儿图书馆的好位置就被人抢了。

    许久后,她终于开口了。

    “你……”

    夜松立刻回应道:“我。”

    “你能……陪我回家吗?”

    “嗯……啊?什么?”

    夜松震惊的看着她,满脸不可思议。

    怎么突然邀请自己去她家里啊?难道这是师傅让她带的话?不可能啊,要是带话还用得着来这里?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夜松还是道:“是你三叔回来了吗?”

    陆筱筱摇了摇头。

    既然不是你三叔邀请,难道是陆筱筱的爷爷要见自己?

    陆筱筱仿佛猜到夜松所想,于是补充道:“去我家。”

    夜松彻底蒙了,刚要询问却见陆筱筱一脸期望的看着自己。

    “可以吗?”

    “行,什么时候?”

    “正月初三。”

    “好,那天我请假!”

    ……

    与此同时,刚上完课正朝另一间教室赶去的豆苗被陈沐拦了下来。

    “正月初三那天,你向队里请个假!”

    “请假干什么?”

    “那天不是说好了吗?去给我爷爷拜年!”

    “啊?”

    要不是陈沐提醒这件事他早就忘了。不过那天虽然决定去拜年,但想到陈老爷子那火爆脾气此时他又有些退意。

    豆苗一脸纠结道:“那天学院还有课……”

    陈沐翻了翻白眼,“没有,学院课程安排表我已经看了,那天只在晚上有一节大课,到时候赶回来不就得了?你是不是胆怯了?”

    “不是,我只是没做好心理准备。”

    陈沐瞪着眼道:“今天距初三还有几天,够你做准备的了,你就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去去去,我去还不成嘛!”

    陈沐嫣然一笑。

    “这就行,那天我在停车场等你。”

    “好,那天我请假!”

    (本章完)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存书签